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精品文章 >

窗外的风景曾是殤我最深的回忆

时间:2010-12-24 00:00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在这里的每一天,望着这扇窗户下的发生的一切(医院三楼左手第一间),这竟成了我的习惯。

  我经常坐在窗台上,然后往下望去,可我望不到车水马龙、人山人海的场面,却可以看到对着这扇窗口的五线谱上的音符(电线上的乌鸦),只有它们陪伴着我在这的每一天。

  马路很宽、很长,但驶过的车辆却很少;黑白相间的斑马线很多,但规矩踩过的却很少!多的只有这一群又一群的乌鸦。

  风很大,窗底下的彩旗一直在飘;风里夹着沙,从窗口往我脸上撒,突然间我却忘记了不适。

  每次我往远处望去时,总能看见一座高高屹立着的灯塔,它在为很多人指引方向吧!却从未记起还有我。。。

  街道两边的灯有几盏一直在闪,有多少人看见了?又有多少人发现究竟坏掉了几盏?

  窗下是一个十字路口,每天都看着下面的他们或往左或往右,亦向前亦向后每个人都有会准确、坚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方向。

  而我。。。

  只能站在中间转着圈,犹如迷失了方向的羔羊,找不到出路,只剩停留选择了我。

  于是,我抬头望了望天!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漆压压的一片一片;犹如压在我胸口的那块石头,始终很沉。。。很沉。。。

  我想此刻的天空一定很孤单、很寂寞吧!犹如我。

  红绿灯不停的交替着,却再也无人耐心等待!犹如无人等待停滞不前的我。

  两旁的白杨树、梧桐树枝干相互交错着,谁又曾认真细数过它们每一次凋零落下的叶子数目?犹如无人数过我伤心过的次数。

  我想风会把树的思念带给叶子,而一片片的落叶也终会归根。

  可。。。我的思念呢?也许太过沉重了吧,连风都无力带动?只剩自慰陪自己。

  一辆班车疾驶而过,恍若眨眼之间,让人那样的不知所措,那般的匆忙,仿佛从未来过般的不着痕迹。犹如我的幸福,难怪我从未赶上。

  低头,我在窗角发现了一只蚂蚁,只有这一只,再无其它。只因我观察了这小家伙应该很久,直至只有它自己孤独的回家,只留下了它小小的背影,大大的寂寞给莫名的我;

  在这里每天都会看见一群群、一个个,有受伤的、没受伤的人进了又出,出了又进;久了,连自己也觉得同他们一样,是受伤者!是病人!

  很迷茫,犹如窗下的十字路口,而我。。。只是站在中间的那一个,注定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个路口。

  当一辆辆车从身旁飙过时;

  当人们都在庆幸自己依然存活时;

  猜?我在想什么?

  透过这扇窗口每次都会看见前方有那么一座冰山,隐隐约约的,有时真觉得只是幻影罢了。但它毕竟是那样真实的存在着,隐稀记得人们叫它天山听说很神圣。

  是啊!也唯有神圣衬托的起它了吧,因为神圣的东西注定无人有力拥有它,犹如幸福。

  它是离天最近的地方?那为何每次看它都仿若在眼前,却又是那样的触不可及呢?犹如爱情。

  看着在电线上欢悦无比的乌鸦,竟有了嫉妒的念头,也想同它们为舞吗?只为飞跃出这扇窗口吗?又或许只是羡慕罢了,羡慕连它们都比我过的好!

  风越来越大了,蓝白相间的窗帘一直在飘动着,看来连它们都开始不安分了,它们飘动起来时是那样的轻盈啊,犹如舞者!

  几扇没被关好的窗户一直在发出抗议的声音,在我看来一切都似那样的协调。

  病房里我没有开灯,不是我忘记,只因我不需要而已。。。

  路过的护士被吓到了几个?我都只是一笑代过,只因我也无奈。

  手中握着本因烫手的开水,而我却无任何感觉,是我太过冰冷吗?还是外面的风力太强?

  护士长走过我身边在我的身旁落定,只说了句小敏,要下雨了,把窗户关了吧!

  我假装没听见,反指着窗外:在你的位置往外探吧,告诉我你的感受?

  于是,很久,我们就这样的站着,看着在外人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一切,或许只有我一人认为它不一般吧。

  猜?最后她给了我怎样的回答?

  然后,只听见一阵开关门的声音后,再无其它了。

  护士长应该去查房了,只是桌上多了一杯正冒着热气的水,还有一直不曾离开过的瓶瓶罐罐,我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了接下来的动作。只是继续无息地看着窗外的一切。。。

  在我眼中,是全世界最美丽的风景,却无人同我赏悦!

  我是幸运的那一个吗?又或许只是一个可悲者而已!

  风声、雨声、汽笛声、还有窗户的抗议声,已谱成了世上最为动听、最自然的旋律!

  电线上跳动的乌鸦、还有不安分的窗帘,已塑成了世上最为美妙、最脱俗的舞者!

  路灯、交通灯、车灯、还有万户千家的家灯,已聚成了世上最为耀眼、最夺目的光源!

  两旁的梧桐树、白杨树、还有讲不出名字的草木,已凝成了世上最为坚毅、最煽情的友情!

  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地面、还有灰色的空气,已绘成了世上最为干净、最纯洁的颜色!

  这一切难道都不够格汇成这么一句话吗?

  难道这样子都还不够?

  难道我真的只能选择孤寞一生?

  只因我忽略了。。。

  风雨也有凄凉?

  乌鸦也有悲伤?

  窗户窗帘也有不甘愿?

  所有的灯也有迷茫?

  所有的树也有无法诉说的苦?

  还是气候也有它的无奈?

  或许,又只因无人了解我的世界,无人探究它的不同而已!

  我想,等久了,自己就不会再如此在乎!又或许,只是麻木了而已!

  快下雪了。

  可。。。

  别人畏惧的寒冷,却是我最为舒适的存在方式!

  别人恐慌的离殇,却是我最具安全的抚慰方式!

  我是独特的?唯一的?独一无二的?

  又或许,我只是因格格不入而已!

  或许那些人是对的!

  进入我世界的那扇门一直都不是因为无人进出而锈迹斑斑的!

  只因我从未主动迎接过在外等待的那群人,

  只会自虐的隔着一道门说不必等!

  以为所有的人遗弃自己离开了,不再等待了;

  然后,只是自顾自的缩在自己世界的墙角绝望的伤心;

  却始终记不起停止伤心后去开那扇门时,依然会有那么一群始终在等待自己的人!

  一切都只会到了最后才明白

  原来一直只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而已

  。。。。。。。。。。。。。。。。

  小敏

  记2010年的初冬


编辑推荐:
  • 正月里观广场白鸽
    在博物馆宽大的广场上, 一群群白鸽在飞翔, 在依旧寒冷的正月里, 神气地抖动着羽毛伸展的翅膀。 它们似乎在有意陪孩子们嬉戏, 骄傲地落在他(她)们的前方, 轻轻地啄起地上的...
  •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二月,情人的节,韵香,飘过午夜,我的心湖,悄悄站成一树缭绕的风景,缓缓划过我眼睛凝望的山峦,相思渡口,一叶漫舟又荡起涟漪。 我的长笛,悠悠划过天际,像是这个夜晚,鸣...
  • 和我比赛跑的女孩
    步入了中年,回忆起青春时的许多事,总是令我很心酸和悲伤,因为我知道,那些曾经的美好,再也不会复返!所以,每每黯然忧伤。 虽然,过年,再也没有儿时的韵味,但这种美好的...
  • 风雪中的等待
    清晨,当我打开屋门,端着狗粮走向阿布的时候,它破例没有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地朝我跑来,欣喜若狂地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调皮而又温存地扬起两只前爪,扒在我的胳膊上,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