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下一站,风和日丽

时间:2018-05-20 16:45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时间动荡,晃来晃去,终究把一切完整的东西都晃变了形。拼拼凑凑,到头来还是回不到原来的模样,存在的只剩记忆里的那些个模糊形状。奇模怪样,棱角清晰。

如同那时痞痞的你,心里灌满了青春期的莽撞,选择着与这个世界怒目相对;选择着与自己一一道来。

而这一切只是那时当下,无关后来。

那么,此去经年,少年,你还好吗?

少年,你还好吗?约不约,咱们聊几段往事,有你、有他、有我,当然也有爱。什么?基情?基情肯定是没有的,你知道的,学校教学主任是个秃头,所以我总有一种在大师门下求学的感觉,恨只恨自己不能剃个光头以示我对师长的尊敬。

那种状况下给我个“基”字,我只能联想到“四项基本原则”。见到女同学都是三米为距,三句为终。由此还遭到过你深深的嘲笑。

得吧,开始正题吧。先容我喊你一声“猴哥”,“猴哥”,我非八戒,也不是你的沙师弟。当然了,你也不是那只猴,你只是只掉光了毛的猴子进化而来的。

猴哥,这么喊你,你还听的惯吧。我听小H喊你“娃他舅”,听小明喊你“太军”,你看,你身在江湖,江湖有这么多你的名号,你也要知足了。

猴哥,你还记得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想你应该记得,毕竟那是你的处女秀。你在班里被老师点名朗读一首诗。你的选择就是这首海子的著作。

刚进入高中的我们,一切显得陌生新奇,班里同学也都陌生,结果你的那次朗读让我一次就融入了那个集体,也正是你的那次朗读,让我们那个集体集体做了第一件事——笑抽了!后来你说,那是你第一次说普通话。

我不知道此去经年,少年,你还喜欢读诗吗?如果还喜欢,记得选首押韵的去读吧。

生于上个世纪末端10年以内的我们,幸运的在社会主义阳光的温暖普照下快乐成长。除了身高体重长得明显以外,审美观念、个人理想什么的也是拔节生长,很是厉害。

而这一切表现在你那里,就是校园里随处可以看见你手里的小音响里不是凤凰传奇唱《最炫民族风》就是蒋大为唱《敢问路在何方》。

我曾一度怀疑你的审美,后来你告诉我,你曾指挥过几百人的大合唱,当时唱的就是蒋大为的歌。我不解,那跟你听啥歌有联系吗?你说,你的辉煌,你得记着,时刻要去缅怀一下它。擦,那宋祖英一首《辣妹子》估计得缅怀到老了!

回到你那小音响,貌似是粉红色的,我记的不是太清了。恩,我知道不是你买的,你不会选粉红色,那么小清新,你我粗糙人儿,受不住那个口味。对,是小H买的,选那种颜色的只有他。

学校里那会应该没人不知道你有个小音响吧,毕竟你提着它无数次的晃荡过整个校园,不管它里面唱什么,但是它声音确实很大。你不就图个声音大嘛。

继续来,猴哥,你还记得你那些年的风流么?若干年后,等你有了儿子,借你儿子用用,我把你的风流故事全都讲给他听。

让他知道他爹的人生是多么的闪闪发光,也好让他明白他拥有这样的一个爹是多么的牛逼。当然,这一切都成立在你儿子他愿意认你这个爹的基础上。

我会告知他,注意你爸的手机,也注意你爸看手机时的表情。笑脸是老朋友,阴脸一半是你妈一半是他妈;脸无表情,眼珠却左右转动贼快。孩子,你爸常给你说的那个阿姨来短信了。不信,你看你爸会很快装起手机不是进卫生间就是去阳台。

当然猴哥,年少疯狂,意气风发才算得上青春年华。正如你我,一起嘚吧嘚吧吹过的牛,不少于那时吹那款风靡的手机游戏——“吹裙子”。

猴哥,书上说:再热也热不过初恋。那么,猴哥,此去经年,还记得你的初恋吗?

猴哥,书上还说高中是人生中的一次高潮。浪翻淘滚,波起浪来,胸中洪荒之力此刻不是说能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刚进入高中的我们,胸中洪荒之力真是有进无退。我不知道你还留没留你那头谢霆锋式的长发。如果还留,记得把它剪了吧,谢霆锋现在是寸头。

那时的你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位姑娘,有道是“恋爱中的女人是诗人”,那么暗恋中的男人就是木头人。处于暗恋期的你一动不动一做就是一天,只为多看人姑娘一会。姑娘坐着你就坐在你的位置上看姑娘,姑娘课间休息去教室外活动,你就望着姑娘的位置发呆。姑娘请假没来上课,你还是看那个空出来的位置。本以为望眼欲穿,也该望出个所以然了。

但你也没想到你的这一望一度导致姑娘的女同桌误以为你在望她。

于是,在那个夏日午后,下课铃响,人去教室空的午后,你被姑娘堵在了教室门口。

出乎你的意料,你的激动驴唇不对马嘴。姑娘是替她那女同桌来送信给你的。

狗血的剧情,活生生安插进了现实后。让人也没那么作呕国产电视剧的煽情了。既然剧情都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作为男主的你是时候让它翻转了,我们的女主是时候正式进入剧情了。于是在那个阳光灌满教室三分之二的早晨,在那个老师感情饱满讲课的早晨,你很认真的给我们那个集体带来了你的第二场个人秀。

错的不是你,错的是你没控制好你的洪荒之力。错的不是纸条飞去的方向,错的是纸条起飞的力度。

讲台上更年期的女教师善意的看着我们,淡淡的吐出一句:青春期来了。

青春期来了,你恍然悟得。强扭的瓜不甜;强泡的妞要赔钱;说什么一见钟情,你丫六百度近视能看得见钟情吗?

求之不得的尴尬让你安静了下来,知道缘分未到,一切都是徒劳;锄头不快,杂草都剁不来,更别说花。所以你试着用才华去提升自己,用知识包装自己。岁月更迭,终于在那个冬季,你邂逅了你家孩子他妈!

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你家孩子他妈,他妈就是上帝派来侮辱胖子的。俩腿跟双筷子粗,还整天嘴上挂着减肥减肥。我在一个刮北风没扬雪的日子里看着她,生怕我一不留神,眼前的这个弱女子就会被风吹向下一个季节。

记得你家孩子他妈,起初学理,后来弃理从美了。你家孩子他妈那会真他妈有远见,到今天没见得你我读了三年理科的,把个鸡鸭同笼的应用题能一口说出来。还落下个看见数学老师就抖,上一节数学课就咒骂这世界红与黑的陋习。

关于你和你家孩子他妈之间的事,我知道的少之又少,因为我那会也在寻觅着我家孩子他妈。

我知道的是,无数个夜晚你的唉声叹气,和舍友的鼾声此起彼伏,导致的我的早操出勤总是为零。感谢那三年母校送我的懒觉,我现在正在一天一天的还回去。

我知道的是,14年年底我们几个人聊了一个晚上,关于过去、未来,和那些分开后各自的生活。我高兴你带在身边的你家孩子他妈还是你遇见的那个你家孩子他妈,我也高兴我们有过这样的过去可以一起聊聊。

我还知道的是,考试那天,学校后操场喝醉酒了的猴哥你。以及那个牙口不好老犯牙疼的猴哥你。

当然,我还知道,学校巷子头那家后来搬走了的穆斯林餐厅。那是我们常去的一家小餐馆。

是的,我知道太多了,一时语塞不成句了,只能留在往后再讲了。

……

《匹诺曹》里写,被困在谎言壁垒的真相,虽然看起来像是一潭静水无波无澜,却在不知不觉中,循着壁垒的缝隙悄悄流向外界。真相就这样一点点流出,壁垒的缝隙一点点扩大,不知不觉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壁垒终被冲毁,强劲的水流瞬间奔涌了出来。

是的,青春就如同那个真相,被困在回忆里很久。直到我们都释然了那一切,并感恩于那一切,它才会奔涌出来。

那么,此去经年,少年,记得安好。

下一站,风和日丽!


编辑推荐:
  • 凝视深渊
    他站在天台的边缘,俯视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 这栋建筑很高,足足有50层,再加上夜色的掩护,没有人能发现站在天台上的他。 不会再等太久。很快,一切都要结束了。 …...
  • 逐月
    穿一袭黑袍的后羿站在山顶之上,扑面而来的风弄响了山下的树林,树林像碧水卷起波澜,翻涌着。 “后羿,决定好了?”沧桑的声音从后羿背后响起。 “是啊,我已经等了两百年。...
  • 一个小偷的自述
    我站在这陌生的庭院中,顿生恍惚之感,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在干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木然的在各个房间中流转,看着墙上悬挂的全家福,果然又是一个温馨和美的家庭。在离去...
  • 时间永远不够,永远不够……
    站在衣柜门前,恩尼斯喃喃自语:“杰克,我发誓……” 衣柜门上,挂着两件重叠的衬衫。恩尼斯的衬衫裹着杰克的衬衫,有如那天清晨恩尼斯从背后拥着杰克。 衬衫上,依然留着当...
  • 去见前男友
    01 小雅站在镜前再次审视自己的妆容,为了显得更加活泼一点,她特地挑了支粉粉的唇蜜,扑了淡紫的腮红。一条素雅的连衣裙,配上米色的平底鞋。从头到脚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 一只乌龟的悲喜剧
    四五岁的儿子站在卖金鱼摊前,嘴里重复着喊:“妈妈,我要买乌龟,”“我要买金鱼。”…… 我实在耐不住他一遍遍的软磨,终于答应满足他的要求,于是,在买的时候,儿子挑的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