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富水流

时间:2018-05-15 23:53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1

孙宇泽刚到家,气还喘顺,手机就响了:“兴业街四路醉鬼夜宵店,快点过来搞一杯。”

“不去了,今晚孩子发烧,我要帮老婆带孩子”

“少废话,谁家没孩子啊,兄弟们都在这等着啊!快啊!”

此时,客厅挂钟的时针已经端端正正指向12了,夜色如水,正是睡得香的时段。要不是今晚孩子有点吵,春晓也早就睡了。面对老公这没完没了的社交活动,之前如黄河般咆哮的心如今已经沉寂,像潭死水。

孙宇泽嘴上说着不去,其实脚里已经在换鞋了,摸摸儿子通红的小脸蛋,伸着脖子把满是酒气的嘴凑过来准备亲。春晓猛地拽过儿子,躲开了。这个脚心向着大门准备随时开跑的男人,说什么也是白搭。加上前天半夜他们还打了一架。当时半夜两点,孙宇泽喝得摇摇晃晃回来,春晓火气十足反锁着门就是不开。结果那简易的木门被斧头劈出几个大洞,最终撞开。那晚,孙宇泽抡拳挥向春晓的时候,春晓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一动不动,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还手对打了。直到打累了停手了,春晓切切地说:“咱们离婚吧!”孙宇泽大手一挥:“谁不离谁是儿子!”

第二天一大早,孙宇泽抹了下脸就走了。春晓叫住他:“什么时候去办?”他摇摇手,用背影扔下一句:“现在没空,等着。”等了一天,也没见着人影。离婚这事也就搁下了。

2

其实春晓也不是真的情愿离。

18岁那年,春晓随着小婶一路颠簸,到了浙江富贵鞋厂。这是个家庭作坊式的小型工厂,总共只有十来个员工。老板孙富贵勤恳朴实,他唯一的儿子孙宇泽,身高一米八零,阳光帅气。

有次下班早,厂里同事集体到繁华的金三角商业区玩,老远瞄到夜宵摊里孙宇泽的身影,春晓心头一震,上次在溜冰场被这家伙撞翻的惨样一下子闪出来,当时疼得楞是两天没下床。那两天多亏厂里有个叫大柱的男孩,一直热心地跑前跑后,打饭、买零食消遣,每到下班就气喘吁吁赶来,不管春晓如何拒绝,大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死皮赖脸到底。其实春晓知道大柱早就对她有意思,这人也不赖,勤快,老实,当普通朋友的话,这是个非常不错的兄弟,可始终无法把他摆到恋人的位置上。相恋是要靠感觉的,是什么感觉也说不清道不明。春晓尝试着接受大柱,两人都出自深山,家族世代农民,门当户对,大柱勤快踏实,符合家里的择婿标准。两人私下也见过几次面,也说不出哪里不好,可是春晓心中最柔软的弦始终无法触动。如果不考虑感觉,大柱该是最合适的结婚伙伴。与他结合,有了两双勤劳的手,日子保准“蹭蹭蹭”往上窜,妈妈常说的过日子,要的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当春晓撞伤恢复准备出门上班的时候,大柱拦在寝室门口,从背后递来一束娇艳的红玫瑰。小伙伴们直拍手叫好,一个劲怂恿起哄,春晓收了花。结婚,应该就是两人搭伙过日子吧。选一个人品可靠的伙伴,应该不会错,春晓这样告诉自己。

繁华的金三角,琳琅满目的夜市地摊摆成一条长龙,人头攒动,人声如潮。春晓将双手插进裤兜里看似悠闲,其实是在紧紧抓住兜底的零钱,可不能让小偷刮去了。只是今天不知怎么的,这圆溜溜的大眼睛很快就疲惫了,看啥都是走马观花。青莲用胳膊支了她一下,打趣道:“哎,在想你的情哥哥吗?”

春晓脑门快速闪过刚才夜宵摊里与上次溜冰场里孙宇泽的影子,脖子根一热,便追出去打青莲。

“唉哟,还真是动春心咯,这谈恋爱的姑娘就是不一样,这么热闹的大街都入不了你的心。”

两个小姑娘在拥挤的街道上追着闹着。

一辆狂奔的小车,猝不及防的冲来,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春晓的脚被撞了,青莲也吓得脸都白了。

打开车门,出来的是孙宇泽。春晓瞥到那双深邃的眼睛,脑海里天旋地转就晕过去了。

这次比上次幸运,虽然撞成轻伤,孙宇泽把她送到当地最好的医院还多住了几日,也带了大堆小堆营养品前来探望了几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春晓的心里都像有把火焰在燃烧,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那以后,她就开始有意识躲着大柱,也躲着孙宇泽。出院后,她跟大柱分手,然后辞职离开了富贵鞋厂。

假如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她也许能接受大柱。以前还尝试着将就,现在全然无法说服自己了。当然,她的未来也不可能和高高在上的小老板在一起,做梦都不敢去想。干脆,快刀斩乱麻结束一切从新开始吧。于是,悄无声息去了另一座城市。

3

三年时间,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

勤恳踏实的春晓在这个三千多人的台资大厂里脱颖而出,由普通工人一步步做到了车间主任。有能力,又漂亮,身边也不乏青睐者、爱慕者。只是这颗心自从三年前在富贵鞋厂动过那次之后,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一晃也25岁了,成了家人嘴中喋喋不休的老姑娘了,茫茫人海还是没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每次应付父母总说忙,领导同事介绍的对象见过一两次面就再无下文了,再问也是一个忙字打发了。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除了忙还是忙。似乎真的很忙,身边转着的蝴蝶蜜蜂转着转着也就跑了。她倒也乐得自在,正好可以更好的投入工作中。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领导通知她晚上聚餐,有几个合作伙伴一起陪下。当他踩着细碎的高跟鞋走进席间,看到双数悉的眼睛。没错,孙宇泽!对方同样诧异着震惊着盯着她,“你,你什么时候到这来的啊?几年不见,变得这么漂亮了!”眼神像滚烫的油锅淋在春晓身上,热辣辣的。

“春晓,原来你们认识啊?”经理调侃道。

“认识,老相识呢!”

“是啊,何止认识,每次见到他就倒霉,不知道这次会发生什么。”春晓打趣道。

宇泽连连拱手,不好意思地笑着。

饭后,她们一起走了走,得知双方都是单身,彼此说话的时候便也轻松自然多了。

随着后来业务上的联系,两人交往频繁。孙宇泽有意无意悄悄递来一块巧克力,一枝玫瑰花。春晓的小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一个人的时候还能情不自禁笑出来。那扇沉寂的心门最终被宇泽打开并顺利夺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扇门似乎有意无意就在替他留着,如今被他打开,也算一大幸事。最后也顺理成章地做了他的新娘。

4

童话故事说的是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而现实生活演绎的却是白雪公主变成灰姑娘;结婚前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优点,结婚后看到的都是彼此的缺点。风花雪月沾上菜米油盐,生活不但多了烟火味,搞不好也多了硝烟味。说的就是他们。

如今,两个孩子妈了,一切都是一去不复返。闺蜜涂着创伤药,心疼地劝着春晓:“我不知道你看中他什么,你到底是哪点不如他啊?要在他面前卑躬屈膝成这样。他游手好闲你被挨打,虽说他家在浙江温州,比你家那穷山沟位置上好点;有这么个破厂,收入也不够他花的。你看他去年赌博输那20万,二老巴心巴肝做得累死不够他在赌桌上爽一下。你人比他强万倍,跟他一起看不到希望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是,看你这糟践自己的命,干脆离了吧!”

离,不是没想过。这是一把剑,可春晓不愿抱剑自刎,瘦小的身躯散发的是强大的韧性,她相信人心是肉长的,宇泽只是年轻贪玩,总会回头。忍不下去的时候,想到离婚,想到眼前幼小的孩子去叫别的女人“妈妈”,或者说自己带着孩子回富水湖畔的娘家,艰难度日,缺爹少娘的,一想起这场景就泪雨滂沱,心如刀绞。离,或者不离,都无从选择。

当闺蜜吭哧吭哧跑来告诉春晓,宇泽出轨了,亲眼看着他搂着一女的从宾馆出来,忿忿不平,立马前来报告。

“这下,你该死心塌地了吧?他已经变心了,出了轨的男人是掉在屎上的钱,捡了恶心,不捡可惜。你是个有尊严的女人,男人出轨这事不可原谅。”

“能一次出轨,就能再次出轨。这是偶然遇到的,不知道的花花事还不知道有多少。”

“离了吧!去找那个愿意珍惜你懂你的男人,看得到你的付出的男人。哪怕单身也比这强”

……

空气里塞满气愤的味道。

5

屋外稀里哗啦下着大雨,春晓想起了刚毕业那年,也是这样的一场大雨,爸爸困在屋里,抽着闷烟。

“爸,我明天和小婶一起去浙江,那里厂多好找事。我同学去年过去的,工资都快存满一万块了!”春晓倚着门框,啃着刚煮熟的玉米棒,商量道。

“还是复读吧,你奶奶这次做生日,接了点钱,学费还是够的。”

“不想读了,再读也是这么回事,以后有机会自学。”

两父女说完这些,空气就凝固了,屋里陷入一片沉寂。一圈圈散开的烟味揉和着玉米棒的香味,往漆黑空洞的屋顶散去,外面的雨点奋力砸着玻璃窗,已经浸湿了几个由蛇皮袋塞紧的破洞。湿漉漉的老母鸡从门边狗孔钻进来,抖动身上的雨水,原本不怎么干燥的地面瞬间充满湿气。“发鸡瘟啊”春晓爸脚一跺、一口啐去,老母鸡甩下一泡鸡屎,扑腾逃走了。待春晓爸再吐一串烟圈出来的时候,老母鸡又畏畏缩缩从孔里探出脑袋,见没有异动,便进来了。屋外的雨太大,实在无处藏身。

里屋,春晓正在收拾衣物,她已经铁定心要走了。墙上的报纸都是她读小学时一手一脚糊上去的,如今已经泛黄了,一想到就要离开这熟悉的一切,心头酸酸的。揭开吱吱呀呀的木箱,藏在箱底的课本也装进了行李包,以后歇工的时候瞄上一眼,说不定哪天还要重返校堂参加成人高考的。

屋外的父亲叹声冷气,脸色沉闷得能拧出水来。一口啐掉烟蒂,悠闲的老母鸡吓得又“砰”一下跳开了。此刻,仿佛能欺负的,也就只有眼前这大母鸡了。

许久,她道出一句:“终于出轨了!”

身边的老乡紧紧地抱着她,为她遭遇这段残败的婚姻叹息,安慰她:破茧成蝶日,便是蜕变重生时,待从这桩失败的婚姻里走出,将来一定是光明的。

春晓长叹一口气,如释重负,答复道:“他一直想挣脱婚姻这层束缚,就是为了外界那些新鲜快活,如今滋味已尝,回家的脚步,也该近了。”

老乡不解,摇摇头:“你这富水河来的姑娘,还真像你们家门前那湾富水……” 


编辑推荐:
  • 被删除的白富美
    今天闺蜜一反常态,在上班时间忍不住打电话给我,吐槽道,我真的受不了lucy啦。 我说,何出此言? 她说,你知道吗? 她辞了上海的工作,来咱们城市了。降薪,一半都不到,为了爱情...
  • 某观察被骗
    有一位道员,非常富有,而且喜欢美色。他妻妾满堂,妻妾们又各自树党争宠,因此他的正夫人很不满意。 当时,经常有媒婆出入道员的会馆。一天,媒婆突然带了一位少妇来到了会馆。...
  • 用一技之长发家致富
    前段时间,舅母跟我说表弟不想当保安了,他要去做厨师。然后,舅母列出做厨师的缺点:很容易弄伤手,夏天待在厨房太热,学习时间长,学习的东西多,学习的费用高。舅母觉得表...
  • 叨哥
    文/叶况 叨哥是我同事,他感情丰富,容易纠结,还喜欢唠叨。我们就干脆叫他叨哥。 当然啦,在老师这个职位上,叨哥确实优秀,上有领导器重,下有学生喜欢,同事关系处理的恰到...
  • 定格的温馨
          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         一箱箱的珠宝与一柜柜的黄金。         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         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         大家都读过《朗读手册》...
  • 小析“贪”“贫”“富”
    前不久,与个美国黑人朋友小酌几杯,席间这位友人在手心里写了两字“贪困”,并连比带说。几经猜测我终于弄明白了他写的“贪困”其实是想写“贫困”写错了“贫”字,他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