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镜子

时间:2018-05-15 22:22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我不知道镜子有多可怕,你也是。

小时候,晚上照镜子,妈妈会说,小孩子晚上不要照镜子,会尿床的。很奇怪会有这样的说法,这种说法就类似于小孩子不要用手指月亮,会缺耳朵一样,属于吓唬小孩的民谣。

古文里有“镜听”的说法,方法是揣一块镜子在怀里,上街,听到路人说的第一句话,含有预示你运兆的意义,用来占卜。

当然还有破镜重圆的典故,可见镜子还可以用来做信物。

扯远了。

今天五一长假第一天,陪老婆大人一起去逛街。商场里就像一个人肉作坊,一群又一群穿着时髦或不那么时髦,华丽或不那么华丽的猴子在里面穿行,我就像漂在水面的一片叶子,拖着双腿挪动。

空气中弥漫着灰尘,各种有机化合物(汗水)以及无机化合物(香水)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呼吸系统,加上各种眩目的灯光的照射,以及那双并不合脚的皮鞋,在消耗着我的蓝,我开始不那么清醒了。

旁边一个瘦瘦的"女孩"(mabey),穿着黑色 的网眼长统袜从我身边掠过,然后是一阵刺鼻的香水味道,我认为她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FUCK ME”

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orc,懒得一一列举了。

我们来到一家猴子们疯狂抢购的门店,店员正声嘶力竭的喊道“全场8折、全场8折”,刹那间,我的脑海里充斥着“全场8折”。

我盯者一面试衣镜有些愣神,镜子里的人也在盯者我。

这样长时间的看着镜子会让旁边的人觉得你很自恋,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愿意挪开我的视线。

我很有用手触摸镜子的冲动,尽管理智不断的在提醒我,STOP!

我终于还是摸到了镜子,很冰凉,很光滑,让人清醒。

好了,在别人开始低声嘲笑你之前停止吧,但是我挪不开自己的手。

时间好象出现了一段停顿,周围的声音好象消失了,我的指尖,好象慢慢的没进镜子里!

幻觉,可笑,这又不是水面。

但是,真的,已经进去两个关节了!

我开始有点紧张,周围的人看见了吗?

我回头望了望老婆,她正在人群中艰难的穿行,挑选着衣服。

我看到镜中的自己,他脸上的表情不象我这么紧张,甚至,透出~一丝得意?

我不喜欢。

镜子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了,我想抽回我的手,却陷的更深,整个手掌已经全部进去了。

倏的一下,光线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我的意识,也消失了~~~~~

“嘿,你发什么呆,拎着。”终于有了一点声音,知觉在恢复。

我闷头闷脑的跟在老婆后面,努力回味刚才发生的事情。环顾四周,人潮依旧,喧嚣依旧。

估计是最近熬夜伤神,头晕,下周单位组织体检一定得去,这次不能拖没了。

好不容易挤出商场,瞅瞅时间也晌午了,我一脸请示的表情望着老婆,老婆大人发话,回去做饭麻烦,找个地方吃饭。一会功夫,饭菜上齐,的确也饿了,两人立马大吃大嚼起来,逛商场也是很消耗体力的。

“你干嘛左手拿筷子,怎么,现在想起锻炼左右脑平衡了?”我对老婆说。

老婆正埋头吃着,没理我。

出了餐馆,看架势老婆还意犹未尽的样子,我正想着下午也要泡进商场这个无底洞中,老婆的电话响了,听动静大概是单位有些什么屁事要料理。慌慌张张拦了个的士,打道回府。

上车就觉得哪里不对,我脱口而出:“咦,怎么驾驶座在右边,这是英国车?”司机用那种对付找茬的眼神白了我一下,硬邦邦的甩出一句:“到哪里?”

一路上,我呆呆地望着车窗外驶过的各种汽车,发现所有的方向盘居然都在右边,这是怎么回事?我想问,但我不能再开口了。

不对,不对,哪里不对?

车窗外,平和、安宁,车子在跑,飞机在飞,人在走,江水在流淌。不对的是我。

老婆去了单位,我独自一人拎着大包小包蹒跚着上楼,到了门口,不出所料,锁眼也左右调换了位置。放下包,我冲进了卧室,对着一人多高的穿衣镜仔细看。

好极了,所有我记忆中的东西全部都左右掉了个。

这个世界怎么了,或者说我怎么了?

我瘫坐在地上好一会,一开始脑海里一片空白,然后商场里发生的一幕一点点的覆盖上来。我摸了镜子,镜子吸引我。

一口酸水从后头涌了上来,我的头皮发紧,想呕吐,有点类似晕车的感觉,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不愿意细想。

回避不等于逃避,你越不去想,那些奇怪的想法越是在你头顶上盘旋,我理了理思路,问题的关键是我在哪里?答案是,我在镜子里,在原来那个世界的镜子里。看来,我并不完全是原来世界的我的倒影,有行动自由,至少可以这么认为。

我望着窗外的世界,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虚幻。而我,只是一个影子。

还是不对,我好像漏掉了点什么。

我拿着一面小镜子,对着穿衣镜放在胸前,镜子中的我举着的镜子中还有一个我举着一面镜子中的我还有………

无数倒影的世界,无数颠倒的众生。

噼~~清脆的响声,镜子碎了,我以为无数的碎片会倒影出无数个我,但,不是。

我也碎了。

(作于2009年,时年27)

 


编辑推荐:
  • 我与一个陪酒妹的故事
    2018年4月9号 和朋友合伙的公司开业第二天,把我拉到了夜总会,对于一个从未去股票夜总会的我来说,以为和平常KTV一样去唱歌喝酒,后来到了以后才发觉有个叫陪酒的东西存在。 我...
  • 我们其实只需要一点点共情
    窗外,老天爷的脸上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笑容,更谈不上阳光灿烂,让人猜不透他最近是怎么了。 整个天空中弥漫着散不尽的雾气,遮蔽着人们的双眼,让人看不到路的尽头,心也跟着...
  • 曾经有个地方
      马上就是2019了,马上就是我离开老房子的第二年了,原来时间可以过的那么快,快到让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最近收拾物件的时候翻出了以前老师让我们仿写一篇作文,正好是有...
  • 实录:没有血缘关系的至亲
    文\啊珊 001 我叫许伟,家在北方偏僻小镇,出生前,父亲跟奶奶相依为命,因为穷,父亲直到三十岁都没娶上媳妇。 村东头来了个脏兮兮的女人,别人跟她说话,她就傻笑,也不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