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算命先生

时间:2019-02-10 21:48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1.算命老先生

这年夏天,小学刚开始放暑假,温落叶便服从老板安排,从风景如画的小区搬到了风景如无的城中村。

她自然不是自愿的。没办法,谁让她温落叶只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广漂”。但其实也还好,依然是走路即可到上班处,总比挤地铁挤公交要强得多。

搬了住处,上班路线也与之前的有所不同。新路线走了几天后,温落叶有了个新发现,一个能吸引她注意力的新发现。

温落叶早上去上班,行至供电局门口再过去一点点,经常能看见一位算命老先生。

老先生靠墙而坐,衣着斯文,头顶一雪白绅士帽,眼前架着一副圆框墨镜,嘴上蓄着些许胡须,一脸的高深莫测,手里还捧着一本不知名的老书,颇有几分齐铁嘴之风范。在他面前,铺着算命工具——一张八卦图,还有一个保温杯。

从第一次见到这算命老先生起,温落叶就多了一种冲动——请算命先生帮她算一卦。不过,好多天过去了,温落叶在老先生面前路过了N次,她也没敢上前算一卦。

原因有二。其一,每次路过算命老先生的摊子,温落叶总感觉老先生在盯着她看,仿佛看透了她一般,怪诡异的。其二,她怕万一算出自己是孤独终老的命格,那就不好了。纵使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孤独终老的可能性很大,但也惶恐有人告诉她的感觉是对的。

然而有一天……

2.算命小先生

算命老先生连着几日没出现在那供电局墙角下,温落叶很是纳闷,同时有些担心那位老先生从此不再出现,她还没来得及请人家帮忙算上一卦呢。

这日,下班后,温落叶无精打采地走在人烟稀少的人行道上,低着头踢着地上的落叶,以打发时间。

奇怪,她今天反倒不想早些回宿舍了。

“姑娘这般踢自己,恐怕不太好吧?”一阵低沉的声音飘进温落叶的耳朵。

这突如其来的“画外音”,温落叶感到很意外。她停下脚,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一切,更让她意外:以往算命老先生坐的位置现如今竟坐着一个,算命小先生!

这算命小先生与算命老先生相比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同,帽子、墨镜、算命工具……简直就是老先生之前用的嘛。还有他那个样子,堪比年轻50岁的算命老先生。

“你,是之前在这儿的老先生的,亲戚?”温落叶问得小心翼翼的,“你,为何说我在踢自己?”

还没等到算命小先生的回答,温落叶察觉背后传来三轮车特有的“轰轰”声。她转过头去,果不其然,有好几辆载着各种水果的三轮车在往他们这个方向驶来。

待温落叶回过头去,算命小先生又把她给惊着了——短短的十几秒,他居然把自己的摊位打包完毕了!

“你要走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先生,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踢自己的?”温落叶语气中夹杂着焦急,她急于弄清楚算命小先生刚才说那句话的原因。

“这个……”算命小先生已背好行囊,站了起来,边走边说,“若有缘再会,我会告诉你的。”

途中,他还不忘回过头来看温落叶一眼,心想:这小姑娘没听过借物喻人吗?看来爷爷传授的某些招式还挺管用的嘛。

立在原地目送算命小先生及一众三轮车车主离开的温落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她下意识转过身去。眼前的一切,和她想象中的一样,一城管执法车正不紧不慢地从她身旁驶过。

“噢,原来算命的也会怕城管。”温落叶恍然大悟,然而这并不妨碍她欣赏那个一眼便能算出她名字的算命小先生。

3.算算 算命的  算过的

两年前,温落叶的妈妈曾找算命先生帮她算过一卦。那算命先生说,温落叶将来的另一半,年纪一定要比她大。至于原因,算命先生说,天机不可泄露。

可是呢,一次闲聊中,好友晓寒告诉她,“我妈帮我算命,那算命的也是这么说的。”

一次聊天中,同学苏烟对她说:“凡是天作之合,男方必须比女方大,这是算命界的一大定律。”

一次通话中,发小马小桃跟她哭诉:“本来择偶路子就窄,我妈还要求对方一定要比我大,这可怎么嫁人?”

因此,偷偷摸摸另请算命先生算算算命的算过的,是温落叶这么久以来的一个小执念。其实,这也算不上迷信吧,顶多算是……寻求心理安慰。

遇见算命小先生后,她这个执念更加强烈了。

此后第二天,温落叶比平时早一个钟出门。她想先算命再上班,否则这天的上班时间她定是如坐针毡。

温落叶是早早到了算命先生的老窝,不过,算命先生可没有早早到他的老窝。温落叶等算命小先生等到快要上班,愣是没等到。

下午五点,坐了一天“针毡”的温落叶总算熬到了下班。

今天破天荒准生下班,是不是预示着即将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真的如此,温落叶走狗屎运了。

路过供电局,温落叶碰上了算命小先生。她来不及思考,一股脑冲上前,坐到算命小先生前面的专为客人准备的小木凳上,“先生,早上为何不出现?难道下午才是算命的好时机?”

此时,算命小先生正在偷偷吃辣条,温落叶的空降,着实吓到他了。他手忙脚乱地把剩下的辣条扔到自己后面,慌忙用手背擦擦嘴角的辣椒油……

一套动作下来后,算命小先生镇定了下来。他略显尴尬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一眼便能认出是昨天踢落叶的女孩,“说起来有点难为情,这不暑假嘛,早上睡过头了,所以……”大学生最终选择了坦白。

“对对对!真正的高人都是这般不拘小节、率真、洒脱!”温落叶心中如是想。

算命小先生的坦白赢得了她更多的崇拜!

“原来如此。”温落叶不住点头,“那先生现在可否帮我算上一卦?”她从裤兜里掏出写有自己生辰八字的纸条,双手奉到小先生跟前。

对自己如此敬重的女生,算命小先生还是头一回见,他心里难免有些激动,不过表面上还是得端着。

他干咳一声,稍稍调整坐姿,尔后接过温落叶递来的纸条,一瞥,一惊,“原来她叫温落叶,怪不得她……”这下,他完全明白温落叶为何如此敬重自己了。同时,他也为自己的歪打正着感到心虚,连忙闭上眼睛,掐指算起命来。

爷爷曾经对他讲过,给20来岁的女生算命,有一条公式可以套用。当然,得佐以随机应变使用。

强大的理论知识加上自己的察言观色如此这般一番推理后,算命小先生停止掐指,缓缓睁开眼睛,给出以下算命结论:

“姑娘你性格文静,不大爱理俗事,不争不抢,颇有与世无争之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绝对是个善良的女孩,十分重情义,绝对的纯良之人……至于姻缘方面嘛,一定要找个比自己大的。若你非要逆天而为,除非你的另一半……”

“除非什么?”温落叶心头一紧,迫切问道。

之前,温落叶的妈妈去找算命先生帮她算过一卦。现在算命小先生所说的,与之前那位先生说的相差无几。不过最后那句转折,之前的算命先生并没有提及。

算命小先生斜眼偷瞄神情紧张的温落叶,心中偷笑,继而接着“泄露天机”,“除非,他姓李。”

“李?”温落叶深深地皱了皱眉,突然脸上又毫无征兆地换上惊喜,“李易峰吗?”

这话直接让正在喝水的算命小先生被水呛得够呛,“咳……咳……我说,你能不能正经点、矜持点?再者,从你的生辰八字来看,人家李易峰比你大!”他把保温杯的盖子拧紧。

“也是。”温落叶眼神开始放空,“那,李逍遥呢?”

算命小先生倒……他挣扎着重新坐好,苦口婆心地与温落叶讲解“比你小、姓李的”具体标准……

镜头拉长——日落西斜,余晖透过路边树木上不密不疏的枝叶,慵懒地倚在地面。一阵夏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树下,一对男女面对面坐着,男生在激动地说着什么,女生疑似在犯花痴……

算命小先生不知道的是,温落叶并不完全相信他所说的。她当下只想和一个人面对面好好聊聊。

一直以来,她都过于正经、矜持。这次,面对着陌生的、善良的算命小先生,她不想再像面对熟人一般压抑自己,她要做一回自己会羡慕的自己,敢于表达真实的自己。

毕竟,花了20块的算命钱……

4.你还真像个算命的

那次算命后,温落叶也算与算命小先生认识了,往后的每次相遇,她都会主动打招呼,“你好呀,算命小先生。”对方则会回以挥手、颔首。

话说有一日早上,温落叶打着哈欠吃着早餐,慵懒地走在上班路上。

刚过了马路,温落叶就看到菜市场前的众多小贩鸡飞狗跳,场面甚是混乱。她移动视线,不出所料,城管的车出现了在她眼前。

下一秒,她就跑了起来,全然不顾嘴里还含着一大口面包。她想要赶在城管前抵达供电局,以通知算命小先生撤离。

“算命小先生!”离目的地还有好几米,温落叶便喊了起来,“小先生快跑!城管来啦!”待跑到算命小先生前面那棵高山榕时,她扶着树喘起气来,顺便把面包咽了下去。

很快地,她又跑了起来,“我还得赶去告诉在我们隔壁卖早餐的爷爷一声,你保重。”

又躲过城管一劫的算命小先生重新回到老地方,继续他的“守株待兔”之旅。

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静坐良久的算命小先生心生愧疚,他觉得有点对不住温落叶,人家把他尊称为“小先生”,敬重有加,而他却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没告诉对方。

他下定决心,向温落叶坦白。

下午五点一到,算命小先生便开始特意盯着平时温落叶出现的拐弯处。

“喂,温落叶!”温落叶一出现,小先生立马站起来,叫了她一声。

稍稍低着头走路的温落叶蓦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反应有点懵。她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大城市,她已经许久没听过别人喊她的大名了。

及至最后,她才把目光定定留在算命小先生身上。

小先生又喊了一遍,“温落叶!”并朝她挥挥手。

一直以来,都是温落叶主动向算命小先生打招呼,或者说每次都是她先看见的他,故而他的这一声“温落叶”,颇令她受宠若惊。

算命小先生一直在注视着向他走来的温落叶,搞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难得摘了帽子、墨镜的算命小先生,对着眼前的温落叶郑重地鞠了个躬,“那个,今天早上谢谢你。”

这阵势着实把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温落叶给吓着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救了人家一条命呢。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对我如此敬重,还帮我躲城管,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不知你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算命小先生从背后搬出自己平时坐的小背椅,放到温落叶前面,示意她坐下,“在你回答之前,有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向你坦白一下。”

温落叶倒也顺从,乖乖坐了下来。与其说是顺从,不如说她好奇算命小先生“坦白”的内容。

待温落叶坐下来,算命小先生取过一张平时顾客坐的小木凳,与她面对面坐下,开始坦白,“其实,我现在是一个大三即将大四的学生。暑假刚开始没多久,我爷爷请我帮他看一段时日的摊子。是这样的,他赚了一点钱,要带我奶奶去环游中国。”

说到这里,算命小先生笑了一下,像是在为爷爷喝彩,“我大学修的是心理学,从小爷爷也常跟我讲一些易经、八卦什么的。我想实践一番,看看自己的学习成果,顺便为大四的论文积累点素材。所以,我就答应了帮爷爷这个忙。其实,我不答应他也没损失……”

他特意看了温落叶一眼,“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并不是专业的算命先生。现在,你还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吗?”

温落叶好像没听见算命小先生的提问,一直在那儿发呆。他也不好意思打扰她,一直在旁默默等候。

“你才大三啊?那你肯定比我小。不过,你还挺像个算命的。”温落叶猝不及防开口,“我觉得你给我算的那一卦还挺准的,之前我妈找算命的给我算过,跟你的差不多。而且,我很愿意交一个会算命的朋友……”

“点化我不要钱。”温落叶偷瞄小先生一眼,表情很是鬼灵精怪。

“哈哈。”算命小先生腼腆而爽朗地笑了几声,“承蒙夸奖,不胜荣幸。”

“那我以后该如何称呼你呢我的算命朋友?”

“嗯……叫我江湖代号'小先生'吧。”算命小先生思量片刻,给出答案。

“好吧,小先生。”

“真乖,温落叶。”

说完,俩人傻笑起来。

5.我梦想中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那天,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温落叶心情不是很好。恰好,这时,好友白小溪发来微信,向她吐槽今日在工作上所受之委屈。最触动温落叶的,是最后一句:我梦想中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她那么努力建立起来的坚强瞬间垮了,对着手机苦笑,“我梦想中的生活,又何尝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呢?”

下班后,温落叶拖着无奈的步伐,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世间一切仿佛不复存在,她甚至不知道算命小先生什么时候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终于,温落叶察觉到身后似乎不太对劲,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有人在身后。而且可以肯定,那人比她高——有淡淡的、熟悉的气息从头顶传来。

她抬起头来,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已过了小先生的老地方,都快到菜市场了。她毫无征兆地刹住脚,背后那人却来不及止步,脚尖碰上了她的鞋后跟。

紧接着,那人发出一声“哎呀”。

温落叶转过身,面对着略显狼狈的小先生,她并没有笑,只直直盯着人家。

小先生早在温落叶如行尸走肉般挪过他的摊位时便注意到她的不对劲,于是跟了她一路。

他对上温落叶的眼睛,抿了一下嘴巴,没说话,拉去她就往回走。温落叶也不反抗,任凭小先生拖着她的手腕。

温落叶的手开始冒汗了,从被小先生拉她的那一刻起。这大夏天的,她庆幸小先生不是拉着她的手掌。

只是,在此之前,温落叶的手并不会出汗。

算命摊前,小先生把温落叶摁坐在自己的小靠椅上,自己则在温落叶目前蹲下,异常温柔,“愿意说吗?”

因这四个字,温落叶差点哭了出来,从来没有人像小先生那般温柔同自己讲过话。她撇撇嘴,万般思绪只融成一句话:“我梦想中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她终究无法对别人完全打开心扉。

学心理学的人,再不济,也多多少少能洞察到人的内心,何况是小先生这种高材生呢。

小先生没有深究温落叶说这话背后的原因,他换了轻松的语气,“人是可以开心起来的,开心点朋友,人间不值得。”

瞬间,温落叶的心像被什么击中一样,同时,死脑筋也被解开了。“开心点,人间不值得。”她小声念了一遍。

温落叶从不喝那些所谓的正能量鸡汤,她也早对“鸡汤”产生了抗体。什么名人名言,根本不能掀起她心中的波澜。但小先生说的这句不一样,或者说这句话是专治她的。

她顿时豁然开朗,甚至笑了。

温落叶散发出来的轻松气息,小先生嗅到了,“哟,这么有用?看来,姓李的人确实与你有缘呐。”

“什么意思?”温落叶眉头紧锁。

“你不知道吧?这话是一个叫李诞的人说的。”小先生把玩着自己的双手,“我喜欢他的脱口秀,顺带喜欢上了看他的书。”

温落叶点头,“可是,是因为你我才知道这句话的,有缘的话也是和你有缘吧?你该不会也姓李吧?”

“或许吧。”小先生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不管如何,都希望你开心点,这才是重点我的朋友。”

从小到大,温落叶听得最多的,是“你要懂事”“你要让着弟弟妹妹”“你要出人头地”“你要早点嫁人”……可是,没人对她说,“你要开心”。

这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讲“你要开心”。她决定,以后会把这位从路边捡的小先生当作很好很好的朋友。

6.一个连接童年的梦

一天晚上,温落叶做了一个清醒梦。

梦里,许久没出现的卖豆酱豉油的老头突然出现在村里。和以前一样,他是骑着一辆旧式的单车来的。

老头明显比以前更老了。

他怔怔地看着围上来的热情的老友,表情略带忧伤,“我老了,干不动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到你们村来卖豆酱豉油。”

这沙哑的声音,在温落叶听来,一点也不熟悉,这哪还是豆酱豉油老头的声音?时间到底又着什么样的魔力,令曾经浑厚有力的嗓音变得如此的饱经沧桑?

老头的这句话,使温落叶的情绪迅速低落下来。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着这老头、再也吃不到他那好吃又便宜的豆酱、再也听不到他喊“豆酱~豉油”、再也……她哭了,在梦中。

次日醒来,温落叶想起了这个连接童年的梦,她哭了,在现实。

这梦导致温落叶心不在焉的。巧得很,天气仿佛在迎合温落叶的心情,她刚抵达上班地点,天就下起了大雨。

这雨一下就是好几个小时,直至落班前一个钟,雨才停下来。

下班后,温落叶又遇见了小先生。地上还没干透,小先生竟然也出来摆摊,她有点意外。刚好,她正想把昨晚的梦境告诉小先生。

许多人都说温落叶不爱说话、话少。她话少吗?她不是不喜欢说话,她只是不喜欢与不了解她的人说话。

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小先生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其实,他的内心是喜悦的,不枉他下雨天还跑出来摆摊。

从第一次见面,他便知道,温落叶是个藏着许多心事的女生。如今,她可算愿意开口了。

“你想家了?”看温落叶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他又追加一句,“你很久没回去了吧?”

“嗯,大半年了。”温落叶的语气尽显失落,“我觉得我回不去了,精神上的回不去,它跟我童年记忆中的它已经不一样了,不是它变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所谓的物是人非吧。既然如此,那身体也不要回去好了。”她有点语无伦次。

“但,这不妨碍你回去吧?”小先生试探性地问。

温落叶别过脸去,起身,“是我自己的思想妨碍了我的行动吧,我总是想太多。”

小先生跟着站起身。他伸了个懒腰,闭眼,做了个深呼吸,突然一脸惊喜看向温落叶,“你闻,空气中是不是有一股青草、树叶的味道?”

温落叶没怀疑,真的深吸了一口空气。的确,空气中有一股大城市难得有的清新的味道。她抬头看看天,天空已褪去灰色,重染上了蓝。看来,天要彻底变晴了。

“雨后的天空,有一股童年的味道。”

“欸,你真的是第一个和我同样有这种感受的人耶!”小先生万分激动,“有时候走在路上,突然间会闻到空气里的一种味道,它总会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某个场景,而我却不知我的鼻子是如何记下那特殊的气味的。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

温落叶也很激动,“对对对,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下完雨后,大家一起去买大头雪糕吃。”她撞了小先生一下,眨眨眼,“雪糕。”

大头雪糕,因其“头大”而得名,它是温落叶儿时最爱吃的一种雪糕。

“好好好,也是时候把那20块算命费还你了。”小先生蹲下,开始收拾摊位。

“仗义!”温落叶也跟着蹲下,拍拍小先生的肩膀,帮着他一起收拾……

7.心魔

在吃雪糕的第二天早上,温落叶路过算命摊时,丢给小先生一个信封,里面写了困惑她许久的心魔。

昨天分别前,小先生对她说了一句话:“其实说出来也没那么难嘛。”

于是,当晚,温落叶动笔给小先生写了一封信。

滑稽的是,温落叶把信塞给小先生时,满脸作贼心虚,信还不慎掉到了地上。

“这姑娘,间谍戏看多了吧?”小先生捡起地上的牛皮纸信封,目送温落叶。及至完全见不到温落叶,小先生这才开始拆信……

从把信交到小先生手中那一刻起,温落叶便开始心神不宁,这种情况直持续到下班也还存在。更甚,她有点不敢再见小先生,老感觉两人再次见面,气氛会尴尬到无孔不入。

不管如何,宿舍还是要回的。下班后许久,温落叶终于踏上了归途。

果然,小先生还在。

拐弯处的温落叶还没来得及开始尴尬,小先生便在老地方向她挥手,“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他居然唱起来了,而且还很好听,温落叶那没来得及成形的尴尬瞬间转化成了羞涩。

“人不可貌相嘛,在我的认知里,帅哥唱歌一般都不好听的。”走近小先生,温落叶来了一句真假难辨的称赞。

“哈,专门为你而练的。”小先生也来了一句亦真亦假的话,“这是在暗喻我长得帅吗?”他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块风靡小时候的泡泡糖,递给温落叶。

她没客气,当即剥开包装纸,把泡泡糖送入口中。

“欸,看在我请你吃泡泡糖的份上,能不能配合我一下下?”见她吃了,小先生才开口。

“真拿你没办法,等我吃了才提要求。”温落叶用力嚼着,“我定全力配合。”

“下面,听我指挥,立正!闭眼!”温落叶乖乖配合。

“一直往前走。”等温落叶快撞上前面那榕树时,小先生叫了声停。他小跑到温落叶一旁,“好了,张开双手拥抱你面前的东西。”温落叶照做。

“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睁开眼所看到的一切,令温落叶人生第一次知道到了什么叫滑稽——自己抱着一棵大树,小先生也抱着,只不过他比她抱得高一点。这画面,诡异。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温落叶哭笑不得,但她没有松手,“别人看到会不会以为我们是神经病啊?”

“给你个拥抱安慰你呀。”小先生可能也觉着这样抱着树有点傻,忍不住笑了,“虽然这种方式看起来有点傻,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我要直接抱你的话肯定会被你一脚踹飞的。所以呀,我就想了这么个办法,你抱树,我也抱树,这样四舍五入的话,不就等于我抱了你了嘛……”

一时之间,温落叶都听懵了,她的眼睛湿湿的。

“明天就请假,回家吧。”小先生低着头看着抬着头的温落叶。

“嗯?”温落叶一脸纯真地看着小先生,随即明白过来,“可是,我没什么脸回去,我妹妹的实习工资都比我现在的工资高……好没出息……”

“但是这都不是事,什么钱不钱的,你不是有着自己的追求嘛,有追求就好。”

“可是,到如今,我都没能让我爸妈省点心,更别说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了。我除了默默心疼他们,什么也干不了……没脸呐……”

“但是也许你爸妈与期待你有出息一般期盼你常回家呢?”

“可是……”

“但是……”

温落叶的顾虑,小先生一一破解,“不要可是了,我知道你是想回家了。你之前不是说暑假请假容易嘛?现在趁暑假还有几天,马上请假,回家看看。”

“好。”这次,温落叶没有“可是”了。

两人就这么抱着路边的树,傻傻地笑着。说来也奇怪,这滑稽的画面,竟无人看见。也好,就当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吧。

8.长大回家

当天晚上,温落叶饭都没吃,就给老板打电话,说想请假一周,老板当即批了。

第二个电话,她打给客运站,订了一张明天早上8点回家的票。

紧接着,她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说她明天就回家。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到她要回家了,声音充满喜悦。这是她想不到的。

三通电话下来,温落叶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原来,做事干脆利落是这个样子的。

回家的一周时间里,温落叶干了许多有趣的事情:跟老妈到地里干活、与奶奶聊家常、听二奶讲过去的故事、看三爹破竹篾做鸡栏、搭六公的电单车去市场买菜……

童年经常干的事情,长大后重温一遍,还是会觉得快乐。

这一切的一切,竟与她自己想象中的如此的不一样:三姑六婆没有再问自己在城里干的是什么工作、月薪多少,老妈甚至没催她赶紧找男朋友!

这世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美好了?

温落叶很想立马把这些与小先生分享,可惜,她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小先生很早就告诉温落叶,他不用手机,平时在学校,同学都在身边,犯不着用手机。而且宿舍有电话,可以打回家。理由?只因他觉得没有手机的日子简单。简单,所以迷人。

假期最后一个晚上,温落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再过两天就开学了,小先生不会已经回学校了吧?她记得他说过他是学生干部来着,会提前回学校。那他,还会再出现吗?……

胡思乱想换来的是失眠,而睡眠不足则会导致温落叶晕车。

结局,似乎不太好呢。

9.又见算命老先生

晕车的温落叶在宿舍躺了一天才缓过来。

开学前一天,下午三点多,温落叶特意绕到那棵老高山榕树下找小先生。

但这次,小先生并没有与以往一样出现在那儿,反倒是算命老先生又出现了。

她呆呆立在不远处,有点不知所措。

“你好,小姑娘。”算命老先生竟主动向温落叶打招呼,“好久不见。”

“我?”温落叶指着自己,问。

“对,你,我认得你,经常从我摊前经过的嘛。”老先生爽朗地笑了笑,笑声中气十足,“我刚带我老伴旅游完,恰好,我孙子也开学了,所以,我又回来了。”

说完这些,老先生朝温落叶点了点头,便低下头去翻他手中那本似乎藏有无尽秘密的老书。

“开学了?走了?以后都不会再见了?……”温落叶满脑子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不会得到答案却又知道答案的问题。

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小先生与温落叶一起抱过的那棵高山榕树,随风飘下一片叶子,不偏不倚,落在了温落叶的肩上。

温落叶别过头去,温柔地看了看那片已有些许枯黄的叶子。她伸手拿下,放在眼前,出神地盯着。

突然,她笑了,是那种豁然开朗后发自内心的笑。

她轻握着那片叶子,走到老先生面前,稍稍弯腰,“老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贵姓?”

老先生闻声,从书海中抬起头来,推了推眼镜,微笑道:“鄙人姓李。”

“谢谢,再见。”温落叶向老先生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待看不到算命老先生后,温落叶停下脚步,把那片叶子举到半空,“谢谢你,李小先生。”

她松开手,叶子掉到地上,随着风,一直往前飘去,最后不见了踪影……


编辑推荐:
  • 我们村儿有一个阴阳先生
    一、 我的小姑姑二十八岁了才嫁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农村,这种老姑娘总是要被村里人嚼舌根的,即便是嫁了,村里人也会臆想出各种悲惨的剧情,比如男方是个残的、是个老的、...
  • 人生幸福,无非这四件事
    林语堂先生说:“人生幸福无非四件事:一是睡在自己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玩游戏。” 林先生的话,说尽了人生幸福的真谛。 01 幸福就是睡...
  • 蛋白先生和蛋花小姐的茶叶蛋爱情
    蛋花小姐和蛋白先生是相亲认识的。 他们第一次见面,蛋花小姐就说蛋白先生简直太胖了,并表示自己只喜欢像彭于晏那样的男生。而蛋白先生觉得蛋花小姐简直就是个小矮人,与自己...
  • 死去,活来
    “那么,先生,您确定要签这份协议了吗?” 他冷静地点了三下头,和提问的人对视了几秒之后,拿起了笔。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在他床右侧的墙上留下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