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水怪

时间:2018-12-14 23:21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就是你们这群愚昧的贱民害死了她”!敖婴摇身变回他庞大的真身,一只长着角似龙非龙的怪物,赫然出现在村民们的面前。“今天,我要你们为她陪葬!”霎时间,狂风暴雨,庆阳河河水暴涨,片刻功夫就淹没了整个村庄。

  靠近村庄的河岸上,远远走来一个背着竹篓,穿着淡紫色衣裙的美丽少女。

  “夕瑶,又去洗药材啊?”少女迎面碰见村里洗衣的李大娘。她赶紧跑过去,帮忙把衣服拧干。“李大娘你以后还是尽量少碰水,要不然到冬天,你的痹症又要严重了!”李大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我这病真是让你们祖孙俩废心了!”少女忙笑道:“看您说的,这都是我们应该的。李大娘我先去洗药了,改天见。”说完少女就走了。老人在后头忙喊:“夕瑶,别走太远,水里有点药味没事,大伙不会嫌弃的。”

  这次夕瑶采的药主要是鱼腥草,鱼腥草这味药,药味特别的大,也特别的难闻。夕瑶顺着庆阳河的下游,一直走了很远。庆阳河的村民,祖祖辈辈都靠庆阳河生存,喝水、煮饭、浣洗都用的是这里的水,饭里出现药味就不好了。夕瑶一直很注意,她洗药都会跑很远的地方!

  夕瑶爹娘去世的早,只有爷爷和她相依为命。爷爷是村里的郎中,所以夕瑶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采药、制药。

  夕瑶来到了两块大石头那,把草药一一摆开。然后开始清洗根部。在她洗着洗着的时候,水开始变红了。“是血!”她吓的把手里的药材扔了。

  夕瑶鼓起勇气,顺着血飘过来的地方找去。她惊呆了,一个盘起来有着茅草屋大的蛇出现在她面前。不过这条大蛇受伤了,躺在那一动不动,蛇的腹部不断向外流着血。

  夕瑶想走,但想起从小被爷爷教育,身为医者,应该有一颗慈悲之心。

  她解下腰间随身携带的金疮药,大着胆子,把全部的药倒在大蛇流血的部位。又把衣服撕下来,给它包扎了下。

  过了一会。大蛇慢慢张开眼睛,看了一眼被他吓的跌倒的夕瑶,慢慢滑进水里,不见了。

  夕瑶回去后,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半个月以后,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男子出现在她的梦中。“在下敖婴,是守护这庆阳河的河神,上次和蛟龙恶战,不幸受伤,蒙姑娘相救,特来感谢。”他变出很多很多的金银财宝,珍珠玛瑙,随任夕瑶挑选。

  夕瑶看了看对敖婴摇头,“谢谢你的好意,我和爷爷虽然生活清贫,但也从不缺吃穿,这些我们不需要,你还是拿回去吧。”“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的?”敖婴急道。“你要真想感谢我,就带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踏出庆阳村半步呢。”

  敖婴听夕瑶说完,立即变出真身,向夕瑶示意爬到自己身上来。

  开始在水里穿行,夕瑶怕极了,她闭上眼,紧紧的抱住敖婴的头。风在她耳边猛烈地刮着,慢慢地她睁开了眼,被从没看到的景色吸引,她高兴的欢呼起来。敖婴看她高兴,嗖的钻进了水低,她尖叫了一声,却发现水居然碰不到她身上。她兴奋极了。一只手搂着敖婴的脖子,一只手时而逗逗小鱼,时而捡捡珍珠。很久以后,她突然听见爷爷在叫她,醒了之后,想起梦中的一切,夕瑶不觉笑出了声。

  整整一个月,敖婴带着夕瑶游遍了五湖四海,名山大川,两人也在游历的过程中感情越来越好。

  早上醒来,爷爷却在床前狡黠地看着她。“我的宝贝孙女,这是在想哪个如意郎君?他那么好,惹的你在梦中就笑个不停。唉,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夕瑶爷爷装模作样地叹口气。“爷爷我哪有?”但是脑袋里不自觉浮现敖婴的身影,她羞红了脸。

  那天敖婴带着夕瑶去了西湖。站在断桥上,夕瑶摸了摸残桥。“这个就是白娘娘和许仙相遇的地方吗?真羡慕他们可以那么勇敢。”敖婴拉住夕瑶的手说:“我是什么都不怕的,夕瑶你害怕吗?夕瑶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我会爱上一个人类,可你那么好,让我还是忍不住爱上了!”夕瑶的脸红的好似天边的彩霞。一会她小声说:“我也不怕。”敖婴无比激动地把她紧紧搂入怀中。几千年来,他从没有像现在那么高兴过。

  最近村子里好多人都病了,都是咳嗽,发热,上吐下泻。爷爷在给那些人看病中也染上了。爷爷说这是瘟疫,让村长领着村民把死去的人都给烧了。床榻前爷爷逼着夕瑶说立誓,在他死后也把他给烧了。夕瑶哭着摇头,她日夜守候在爷爷床前,可还是没有留住爷爷的性命。

  村子里的人死的越来越多,夕瑶怕极了。爷爷死了,敖婴也不见了,她白天去庆阳河边上找,晚上早早睡觉,还是没见到敖婴。

  一天,睡到半夜,夕瑶突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她壮起胆子,拿盏灯到院子里看看。是敖婴!浑身是血的敖婴!

夕瑶不眠不休地守了敖婴几天。一天清晨,他终于醒了。

  原来村子里的瘟疫是那条蛟龙派人放的瘟毒,它他的目的就是让村民们都死去,把这片变成他的地盘,依此来和敖婴抗衡。敖婴发现后和它在缠斗了几天几夜,终于在路过的西海龙王帮助下把他杀死了!不过敖婴也因此受了很严重的伤。

  “夕瑶,蛟龙死了,瘟疫很快就会控制住的,你不用再害怕了。我受伤过重,需去西海疗一段时间的伤。”敖婴不舍得抓住夕瑶的手。“我不怕,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回来。”夕瑶扑进了敖婴的怀里。敖婴拿出一块金光闪闪的东西,递给夕瑶:“这是我的麟片,有什么急事,你把它放进水里,我就会立刻赶过来。”

  果然没几天,瘟疫就控制住了。死了那么多的人,村民们对瘟疫实在怕极了,从外面请来了,据说法力高强的老道士回来。

  那老道士在村长的带领下,在村子的个个角落到处查看。当他来到夕瑶家门前,他的腰间的铃铛开始当当作响。老道士大喊一声,“不好,有妖怪,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场瘟疫就是这家人和庆阳河里的水怪勾结,在水河里放的瘟毒。”村民们很快拿着武器,把夕瑶家包围了起来。

  老道士带着村民闯进夕瑶家,找到了罪证——敖婴的鳞片。人们不听夕瑶的辩解,就认定了她的罪行。

  昔日的乡亲们把夕瑶绑在了木架上,下面已经堆满了木材,就等着老道士的一声令下。村民们不住地往她身上扔各种秽物,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诅咒她。

  随着老道士的一句“行刑!”大火在夕瑶的周围燃烧起来,她的一滴泪落在了滚落在一边的鳞片上。

  敖婴胸口感到一阵剧痛。“不好,夕瑶出事了!”他拼命的往庆阳河赶。但是等他赶到的时候,夕瑶还是已经烧成了焦炭!

  看到夕瑶的惨状,敖婴大痛,他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吟。一脚踢死了老道士。村民们发现老道士死了之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鳖精。“妖怪,妖怪!”村民们吓的四处逃窜,最后还是被敖婴招唤来的庆阳河水,统统淹死了。

  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了庆阳河、庆阳村,日积月累,成了一片荒漠。


编辑推荐:
  • 老人与将军
    “将军不知道成家与否?” “回宰相大人的话,末将孤身一人,尚未婚配。” “小女冰儿与将军年龄相当,不知道将军可愿意?” “末将荣幸之至。”两个男人三言两语就定了亲事,...
  • 短篇小说|梦.盗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高一的课堂上睡着了,现在经历的所有其实只是一场梦。阳光照得你脸皱成一团,你告诉同桌,说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同桌笑你白痴,让...
  • 雪晴时
    一 “师父,你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哪。”花小婉伸出手,雪花落在她的掌心,洁白似精灵。 莫清歌低叹一声:“又下雪了啊。” “下雪应该高兴哪。”花小婉有些惊讶。“瑞雪兆丰...
  • 夏天的风
    “嘀嘀嘀,嘀嘀嘀~”我的传呼机响了。 我正躺在工业路洋中棚户区租赁民房的床铺上。晚上九点钟左右,这个时间点,谁找我呢?取过BP机,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我心里嘀咕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