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青梅竹马

时间:2018-11-09 01:43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下了火车,冬天的寒风立马朝我袭来,我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将外套裹得严严实实地,锁着脖子,把脸伸进衣领处取暖。

我站在车站门口,旁边立着我的行李箱,周围行人很多,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又到了快要过年的时候。

我的眼睛搜寻着他的身影,但是人太多了,我没有找见他。

如果我妈妈知道我们的心思,她还会如此无忧地做出这个决定吗?

不久,我看到他了,在黄暖的灯光下,在小摊的热气前,他的出现显得整个冬日温暖不少。

“到了?快上车吧,挺冷的。”他看到我后朝我走过来,他看起来消瘦不少,脸庞有些凹陷,神情疲惫极了。那一刻我都不确定,他是否想见我。

“麻烦你了,还得过来接我一趟。”

“刚好顺路嘛,而且我朋友也是今天到。对了,我们需要再等一下我朋友。”

“好。”

他很照顾我,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生,他是天蝎座,我是双鱼座。不用我多说,他自然地提起我的行李箱,朝他停车的地方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他走起路来比较快,我需要有些慢跑地紧跟他,我们之间只有三四个脚印的距离,但是我还是害怕跟丢他。

“你吃饭了吗?”他帮我将行李放进后备箱,走过来问我。

“在车上吃了一点。”

“那要不我们先去附近餐馆吃点东西,我朋友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好。”

“你想吃什么?”

“吃面吧。南方的面不好吃。”

“好。”

我有紧跟在他身后,他的影子被我踩在脚下,就好像以前,我跟他说过,我喜欢走在你背后踩你的影子一样。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这句话,反正我依旧记忆犹新。

我喜欢北方,因为冬天会下雪,下大雪。那是人生中不能缺少的美景,眼睛的景象都是白皑皑一片,时间就像静止一样。

当然,雪不仅可以用来赏,还能用来玩。

小时候我们老是约上好多伙伴,去山上滑雪,他是滑雪健将,每次都是他领头滑雪,我们在后面一个拽一个的衣角,好像小火车般连接在一起。我偶尔碰巧会拽他的衣角,他会说“出发了!”来让我们做好准备。

跟在他后来,我很少摔跤,但是每次摔到后他都不会很绅士地立马过来扶我,他老是会先嘲笑我一番,并且把我的糗状指给每个人看,到了后面,他笑完了,才会跑过来扶我起来,而我自然也不甘示弱,趁机将他放倒,虽然女生的力气远远比不上男生,但是在趁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做这件事,成功的几率非常大。到了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的时候,我无需隐藏、无需担忧。我们打雪仗、堆雪人,他会故意往我后脖子上放雪球,我会拼命地往他身上砸雪球,我们的手冻得通红,脸蛋冻得通红,但是身上出了好多好多汗,浸湿了衣服和鞋子。

如今再次跟在他的后面,我仿佛分不清楚此时此刻是过去,还是现在了。

“呀!”即使是走路也要一心一意,要不然会摔倒的,尤其是在冰天雪地的冬天。

“小心!”人们会将店铺门口的积雪扫掉,留下光秃秃的地面,那才是最危险的地方,结冰的地方是最残忍的,会让你摔得头破血流。

他身手敏捷,立马转身拉住了我的手,用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胳膊,我才幸好没有摔倒在地。

“路太滑了。”我居然脸红了,心跳了。刚才我和他离得那么近,近到可以听清他平缓的呼吸声,看得清他口中呼出的气。

“小心一点,这样摔下去很疼的。”

“好。”

“走在我前面吧。”

“没事,我跟着你就好。”

“今天换我踩你的影子好吗?”

顿时我差点掉眼泪,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原来那句话也不是只有我记得。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他前面,有些拘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就去这家吧。”我们在一家牛肉面馆停下脚步,走了进去,要了两碗牛肉面,两个卤鸡蛋,两个小菜,另加两双筷子。不久他又端上来两碗热汤。

“先喝点汤暖和一下身子,你的手很冷。”我下意识地感受我的手的温度,确实是冰冷的。这算是我的病根了,几乎从小就是这样,一到冬天便手脚冰冷,他当时带我看过医生,医生说是我体内湿气太重所致,给我开了些中药,但是始终不见效果,之后我也懒得再治它。

“好。”遇见一个可以记住自己的小事情的男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们吃完饭,返回车上。

“我朋友估计还得一些时间,我们还要等一等了。”

“好。”

我坐在后排,他坐在驾驶座上,他扭过半个头过来和我说话,无法做到眼睛对视。

我们没了话题,两个人尴尬地坐在车上,我看着窗外的行人,有手牵着手的情侣,有老人,有小孩,有白领,形形色色,车里却只有我们两个人,剩下无尽的冷清气氛相伴左右。

“叮叮叮……”这通电话来得可真及时。我不用想便知道是我妈妈打来的。

“妈我到了,已经坐上辉子的车了。”

“你放心吧,等辉子朋友一到我们就出发回来了。”

“路上挺顺利的。刚才也和辉子吃了饭,现在在车上呢。”

“好的,等我快到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嗯,妈妈拜拜。”

“你妈妈打的电话?”

“嗯,她问我到了没有。”

“哦。我刚问我朋友说他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积雪有些严重,途中堵车了。”

“没关系,我不着急。”

说完这句话,我们的对话再一次结束了。我百无聊赖,同时手足无措地拿起手机,没有任何短信,我再一次熄灭手机。

“你……男朋友也回家了?”

他问地小心翼翼,我们之间的空气仿佛冰到了极点。

“应该是吧。”

“应该是?他可是你男朋友,怎么能这么不确定呢?”

“我也不知道。”在他面前我习惯性回避这个问题。

“不知道?”

“嗯。”

“怎么能不知道呢?”

“就是不知道!”我突然有些愤怒——他就这么希望我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吗?

“你应该多关心一下他,你们很般配。”我讨厌他如同家长般的说话语气和方式。

“你见过他?”

“见过照片。”

我正在疑惑他什么见过?见过哪张照片?“我妹妹给我看的。”

辉子的妹妹是我的闺蜜……

“哦。”

“他很优秀。”

“是吗?谢谢。”我苦笑,他听见了我的苦笑。

“你们很般配。”

“我知道。”

“很开心吧?”

为什么没完没了?

“非常开心。”既然他这样迫切地想知道我们的感情状况,我倒不如统统告诉他。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一起上课一起逛街看电影,他有时间陪着我,他会牵我的手,会帮我系围巾,会给我送礼物……”我越说越起劲,声音开始变大,“他特别懂浪漫,会在情人节的时候给我送花,会为我制造小惊喜,他会拍照,会做饭,会说甜言蜜语,他……”

我刹那停下来,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地坐在位置上,许久,他说了句“哦。”

但是我的眼眶已经湿了,我掩面转向窗户。

“你和你女朋友还好吗?”

“也挺好的。”

“是吗?那就好。我祝福你们。”

“谢谢。”

“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还打算去参加呢。”

“到时候一定通知你。”

“行。”

对话再一次结束。但是这次我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我心中有一团怒火,越烧越热、越烈。

“靠!”我的脑子一团乱,已经没有心思去管眼泪,任由它在我的脸上流淌。每当我生气到极度的时候就会说脏话,那是我的一种发泄情绪,但是其实我只是为了引起他的关注,我想让他知道我很不爽、很难受,我需要他的解释。

“对不起。”

听到我的抽泣声,他终于转过身来。他温柔地拉扯着我的胳膊,想看看我此刻哭泣的鬼样子,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我拽过胳膊,他依旧不放弃,终于他还是得逞了。

“好丑啊!”他笑得那么温柔美好,眼里充满泪水和心疼。

“你才丑呢,我告诉你,你就是最丑的,全世界最丑的丑八怪!”

“好好好,我丑,我丑行了吧。”

“每次都要惹我哭。你看到我哭是不是特别开心呀?”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我最讨厌从他嘴里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几乎在座位上跳起来。

“好好好,不说不说。”

“你和她在一起开心吗?”

他轻轻点头。

“和我在一起开心还是和她在一起开心?”

“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你就说和谁在一起开心!”我拽起他的衣领,我彻底疯了。

“你们都很优秀,你们不一样,不能进行比较。”

“我明白了。她一定比我好、比我优秀、比我对你的胃口,她一定一定很好……”我突然有种认输的自卑感。

“不要这样,你们不是物品,没人有资格把你们放在一起做比较。”

“但是在我们之间你还是选择了她呀,你还是做出选择了呀,你还是和她在一起了呀。”

“不是的,你知道吗?琳,你要向前看,你已经找到你的另一半,他比我更适合你。”

“可我不爱他啊。”

我彻底输了,这是我的最后一张牌,我轻易在他面前袒露。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为负。

“但是……”

“但是他学历高,和我匹配是吗?”

“如果不爱他,你可以找一个你爱的。”

我挣脱他的手,“你以为爱情是什么?一件想给谁就给谁的东西吗?”

“不是。”

“辉子,你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啊,我们彼此相爱,我相信你有能力给我好的生活,即使你没有学历也没有背景,但是我们好好努力,只要我们开心幸福不就可以了吗?”

“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你会轻松很多的知道吗?”

“我不知道!”

“所以我现在告诉你,让你知道!”

“我不要听这个,我告诉你,你说的全部都是错的,都是错的!”我抓住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重重地咬了一口,他没动弹,显得心甘情愿。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可以吗?我曾经也这样认为。所以我尝试着接受新的男生,他是我的学长,优秀帅气,我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对他有所心动,这让我一度以为我喜欢上他了,我渴望和他聊天,即使每次聊得都很尴尬。我期待和他见面,可是没有擦出任何火花。逐渐地,我对他的热情消散,我问自己,我到底喜欢他吗?我陷入迷茫,因为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另一个人——辉子。

万一我们有可能怎么办?万一我们以后可以在一起怎么办?万一我们的家人都是同意我们的怎么办?

我动摇了,最后我得出答案,除了辉子,我不会再喜欢上另一个人。可是那时候,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他是我如今不能随意接近的领域,连一句简单的关心都变得奢侈,我们之间变得小心翼翼,可我们明明是天蝎和双鱼,我们是天生一对呀……

“我没有男朋友。我和那个男生没有在一起。反正我还小,不着急结婚。”

“什么?”

“好了,你转过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他无动于衷。

“转过去!”

“对不起……”

我双眼征征地看着他,恨透了他也恨透了自己。

他的女朋友是一个高瘦的女生,我从未见过。听他妹妹说皮肤有些黑,长得很好看。

他们会幸福吗?会快乐吗?他会偶尔想起我吗?我曾经一直以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呢。

那晚他的朋友没有来,打电话说积雪太厚没办法行驶,只能等积雪融化再出发。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他在前面开着车,我在后面看风景。外面一片漆黑。

“你回来了?”第二天辉子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闺蜜来找我玩。

“嗯。做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好累啊。”

“你眼睛怎么了?肿成这样。”

“可能是水喝多了,水肿。”分明是哭过的痕迹。

“你呀,喝水都会肿。”

“你哥呢?”

“也在睡。”

“哦。”

“对了,琳,明早我们去爬山吧,你我,还有我哥。”

“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你不喜欢我哥了?”

“你别胡说了,你哥都有女朋友了。”

“什么?他们早就分手了。”

“什么?”

“我哥说我体寒,湿气重,爬山运动运动会好一点,我想你不也是体寒吗?就想喊你一起去。”

“你也体寒?”

“嗯。不过还好。话说我也纳闷,我哥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起体寒这个事……”

“你喜欢‘青梅竹马’吗?”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你穿衣服干吗?”

“不是说要去爬山吗?”

“明早去呀……你没发烧吧?”

“应该……有一点烧吧……”


编辑推荐:
  • 旧火车站的故事
    【一则关于爱情的小故事,情节请自行脑补。】 一 旧火车站来了个年轻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脚下是双一尘不染的皮鞋,腰间夹着公文包。他来了,站在广场上,抬头看着“临西...
  • 离奇死亡
    八月七号,北京下了一场暴雨。一声尖叫划过了城市的上空。 在某条公路的树林边,暴雨将泥土冲刷的四处流窜。一具尸体被雨水从泥土中翻了出来,静静地裸露在公路的一旁。而这具...
  • 教育家
    尹洪波站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焦急地等待着新上任的领导康庄,这是他调任烟市第十二中学校长以来第一次感到如此紧张。每逢休息日烟市的火车站都是人山人海,无论是候车室,还是出...
  • 火车旅客
    七月,等待一个有风的黄昏,踏上归程。 从北到南,朝着家的方向。晚上的候车室,百无聊赖。一股股热浪和人流迎面袭来,我看着窗外的灯光,这是第一次。 看书、吃零食,火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