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香蜜沉沉烬如霜】——兔精的远大目标:扑倒

时间:2018-11-09 01:42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送给喜欢的燎原君,及最爱的锦觅和凤凰。

1.

我是一只兔子精,因为通体雪白,肖似月宫中的玉兔,自小就被爹娘硬塞了个远大目标。修仙修神,哪怕是做个仙人手里的宠兽,也是极好的。爹娘常在耳边道。

我不知道做神仙有什么好,反正爹娘这样说了,我便照做好了。

大概是我资质愚钝,实在没什么仙缘,修了2千年,也不过能化成人形,灵力更是低微,在同等修行的精灵中,总是末末。

徒有其表,徒有其表。爹娘想尽了办法,给我吃了不少丹药不见成效后,也只能摇头叹息。

我知道令他们失望了,唯有更加努力。天道酬勤,师尊说过的,我铭刻于心。

但是那一天,隔壁家的孩子,月宫的玉兔仙灵千年一次的回家省亲,看见她站在院前的那一刻起,我方知这世上总有些事,是无法企及的。

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忧,我跑到师尊后院的胡萝卜地里痛哭,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微微的叹息,师尊那惯常清淡的声音响起,“再哭下去,只怕萝卜都要淹死了。”

师尊虽然冷淡,但心是极好的,他从未笑话过我,一直耐心地教我,我把心事告知他,他蹙起好看的眉,略略有些迟疑道,“要不你去凡间转转吧。”

凡间,听说是个好玩的地方,光怪陆离、繁花似锦。

师尊的话我自是要听的,我拜别了他,转身离开之际,隐约中听见师尊的低语,“开开心窍也好…”

心窍?我顾不得细想师尊的话,只盼着快点见到那些精灵口中最好玩的地方。

2.

凡间一点也不好玩,我在山中转来转去,我的兔脚都快磨出血了,也没找到出去的路,还被山中的野狼追过好几次。

我化出原身,躲在一丛草木中,正想着是不是回家的时候,一股水流落在我的身上,还带着一些不太好闻的味道。

莫非,是下雨了。

我抬起头,晴空万里无云,怔愣间听到男子的声音,“这东西莫不是有邪,又回来了。”

我好奇地探出头,想要看看说话的人,下一刻却被人抓在手中,“此兔来得及时,正好给我俩果腹。”

果腹?是什么意思?

我讷讷不懂,但冥冥中总觉得是不太好的事情,此时听到了先前的那个声音,“新秋白兔大于拳,红耳霜毛趁草眠。”他顿了顿,摸了摸我的毛,指尖带着一丝温柔,“鹤秋,你我二人随熠王征战沙场,虽战功硕硕,但杀戮已然过重,这只兔子雪白可爱,权且放了它吧,果腹自有他物。”

我一向学识不太好,不过也懂得好歹,这男子容颜偏正,不如师尊颜色好,但心性极好,想是要放了我。

那个叫鹤秋的虽不甘愿,闻言依旧放了我,我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想起师尊所说去凡间开心窍的事,倒不如跟着这个善良的男子去人间历历。

我着实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千年来难得的聪慧大声喝彩。

随后我跟了上去,男子刚开始不以为意,待我窜上他身后,男子愣了一下,随即暖暖的笑了,如火焰般耀眼,他张开手及时抱住我,摸了摸我的额毛,“莫不是想要报恩?倒是个有灵性的。”

终于,我如愿以偿地被他抱养了。

3.

秦潼,他叫秦潼,真真是极好的名字。

他将我养在房中,养的很好,很快我胖成了个小兔球;他没有给我任何桎梏,我在他的房中院内撒丫子玩耍,甚至将兔腿上的泥泞粘上他的床铺,他也只是笑笑敲了敲我的额头;我与他夜夜相对,将他看了个通透,自此我才知道男女之别。

他是人间熠王的贴身近卫,他是熠王的忠犬粉,三句话离不开一个王上。夜半之时,我以兔身躺在他的旁边,听他读书,听他说和熠王征战的往事,听他说熠王和圣女的爱情。

我心中安宁无比,有他在,我觉得凡间是极好的。

我的学识增长的很快,我懂了果腹、懂得了杀戮、懂得了报恩,但是我始终不懂他口中所说的爱情。

爱,究竟是什么?

秦潼的模样,向而往之,我也有点想弄懂。我偷偷跑出去,看见了熠王和圣女,确是一个英武倜傥、一个温雅千方,圣女虽然戴着面纱看不清模样,但她与熠王谈笑间的风姿,真真是美到了极致。

别时看不出来,只当熠王看圣女时的眼神,温柔宠溺地似乎要化出一堆胡萝卜出来。

原来,这就是爱情。

4.

我继续在秦潼身旁过着啃胡萝卜、撒丫子的逍遥生活,快活的不得了,直到有一天,那个叫鹤秋差点把我果腹的男子和他一起忧心忡忡地回来。

我听他俩商量着熠王要哄圣女的礼物,本不以为意,哪知鹤秋那厮贼溜溜的心思又打在了我身上,“你这兔子养的这般圆滚可爱,必定能得圣女所爱。”

秦潼的眼睛往我身上一瞟,有些犹豫,似在思虑这话的可行性。

斯,我的心疼了一下。

待在他身旁这些年,我自是知道王上在他心中的重要,倘若能让他的王上开心,他必定会将我拱手让人。

我急了,跳上他的腿,期期地望着他,泪珠止不住在眶里转。

他望着我的眼,似乎有一些不忍,又过了一刻,他捂住我的眼,笑然“就这小家伙的调皮性子,怕是会扰乱圣女清净的日子,还是另寻他物吧。”

我被他捂住眼,看不清他的神情,不过他这样说我心里很是高兴,或许他也是舍不得我的吧。

秦潼费尽气力,寻了许久,送给熠王一只小巧的乌龟,听说圣女十分喜欢。

熠王夸赞了秦潼,他回家后欢喜异常,只是再看见我的眼时,神情古怪,“明明仅是只小兔子,眼神这样让人心悸。”他喃喃道。

他的话,我又有些不懂了。

5.

熠王和南平侯的明争暗斗日益激烈,为了日夜护卫熠王,秦潼回来的次数变少了,我发现自己似乎得了病,浑身打不起精神,只有他回来的时候,心情才会畅快,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本想找圣女帮忙看看,但想自己现为兔身,熬一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日,我恹恹趴在屋内。屋外人声鼎沸,不久,几人进来留下一个美艳异常的女子后离去,那女子光艳夺目、唇红齿白,闲来无事,拿着房里的胡萝卜要喂我。虽我一向认为胡萝卜乃六界美味至尊,看着她我却一点也不想吃。

不知为何,我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很不舒服,不想看到她。

这种感觉,待秦潼回来后,尤为剧烈。那女子贴上秦潼的那一霎那,我的兔牙呲楞一下冒了出来,下一刻我几乎要使出灵力分开二人,幸好秦潼及时推开了她。

我看着秦潼,不适的情绪得以缓解,他远离女子站在镜旁,我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神,满满地都是胡萝卜。

此刻我方始明白,原来我爱上了他。

女子端起酒杯,“奴家虽为侯爷所赠,确也心属将军,此酒乃奴家一番心意,将军若不许奴家,可否饮此杯?”

秦潼看着她,不发一言。女子端着酒杯哭得梨花带雨,“将军莫不是怕奴家害你?奴家意属将军许久,又怎会害将军,只不过是一番心意无处安放罢了。。。”她一仰头喝干了杯中酒,呛的干咳,“如何,此酒无毒,将军可愿饮否?”

我知秦潼惯来善良,果然,他接过了女子的酒杯,我急得兔耳朵都快耷拉下来,窜到他身边攥着他的衣袖使劲摇晃。那女子事前在酒中下了东西,又吃了解药,这才看来安然无恙,但秦潼可不是呀。

我急火攻心,秦潼却以为我在玩耍,他拍拍我的脑袋,举杯欲喝。我窜上去,用爪子扑掉他的酒杯,爪子嘴角粘上了一些酒,暗红色的液体洒在地上,毒性开始在我的体内游走。

其实我好歹修成了兔子精灵,凡间的毒药对我造不成太大伤害,最多损失些灵力罢了,但我为兔身,饮毒不死,恐于凡人秦潼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事吧。

于是,我只好装死。

只可惜,我不能再以兔子身陪伴他这一世了。

6.

师尊治愈了我,赠了我一些灵力,我迫不及待想要回到秦潼身边,师尊看破我的急切,似有些黯然,“你。。。这是开了情窍么?”

我怕师尊将我喜欢上一个凡人的事情告知父母,连忙摆手,在这六界之中,凡人的命数最短,父母恐是不愿。

待我再见到秦潼时,他为保护熠王身中数箭,奄奄一息,我将他从战场上拖了出来,在圣女送熠王的如山一般的药物中寻出几样,耗费了大半的灵力,才将他救活。

他醒转过来,望着我的眼,“兔儿?”不一刻却黯然地闭上眼,“怎么会是?兔儿已经死了。”

我见他难受的表情,既欢喜又不欢喜,欢喜的是他还念着那只小白兔,不欢喜的是他那眼角下的落寞。

我恨不得告诉他,我就是那只日日在他床前酣睡的小兔子,可他是凡人,能接受得了精灵古怪么?

秦潼甫下床又回到了熠王身边,他时刻不忘护卫他的王上,我也时刻用我那微弱的灵力隐身护卫着他。幸而都是一些凡人,此后秦潼和熠王再没受过伤。

事后,秦潼提出要用权财报答我,真真好笑,给我那些,还不如送我一车胡萝卜呢,我拒绝了。

他再三要求,我想起了凡间说书先生说过的以身相报,便笑笑对他说了。

秦潼愣了一下,看着我的眼,默然久久。

他没说许,也没说不许,不过自此后,将我带在了身边。

7.

他将我视作救命恩人,奉为上宾,专门给我拨了个院子,事事处处照顾极为周到。我便心安理得的住下了,听听说书,逛逛街,啃着胡萝卜,看着他,这便是我快活的日子。

我以为我们能这样过一生的,他虽没娶我,但也从不看其他女子,连他的王上要为他赐婚,他也婉言拒绝了。

只是没想到,他的王上竟然会为了圣女殉情。千万年来,从未听说过有帝王为一女子殉情,听到此事后,我深深感动于两人的爱情。竟也生出了希望秦潼这般对我的妄念。

我压制着内心的渴望,陪在悲恸欲绝的秦潼身旁,他为了他的王上放弃了将军之位,只愿当个扫墓人。

我想这样也好,仅我二人,扫扫墓、看看山,也是极好的。

可惜,上天并不遂我愿,不知为何,魔界的人竟会对秦潼下杀手,他明明只是一个凡人,何必要对他赶尽杀绝呢?

我自是不能让他们得逞,拼着一身的灵力和魔界的人相搏,怪只怪自己根基太弱,虽击退了魔界的人,自己也几乎要陨身。

秦潼抱着满身鲜血的我似乎在哭,我强撑着微薄的力气,想要睁开双眼,劝慰他,却始终不得法,最后陷入沉沉的睡眠。

8.

醒来时已在魔界卞城王府,鎏英公主恰好在凡间游历救了我。卞城王和鎏英公主都是好人,我很感激他们。

可我不能久呆,我要回去陪秦潼,他是凡人的生命,我可以陪他的时间越来越少。鎏英公主见我可怜,便送我到熠王墓外,可惜已人死楼空。

我痛苦万分,终于懂了熠王为何会为圣女殉情,挚爱之人死了,活着实在是一种折磨。

但我不死,秦潼是凡人,还会入轮回,我的日子很长,慢慢找总会找到他。可我在凡间找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找到他。

鎏英公主和我一样是个可怜人,痴情与我一般,她爱上了灭灵族后人,我们成为了姐妹。

我一直找不到秦潼,或许是因为我灵力太弱,于是我苦苦修行。

卞城王杀害魔尊的消息在六界传得沸沸扬扬,待我赶往时天界的火神已替卞城王洗刷了冤屈,我站在王府门外,看着火神两人离开,泪流满面。

怪不得我寻遍凡间都找不到,原来他是天界的仙人。

9.

鎏英告诉我,火神曾以熠王身份下凡历劫,他身旁的是燎原君。

燎原君,真真是极好的名字。

我想他,抓心挠肝,只想见到他。我磨着师尊教我修行法门,增进灵力,只为去天界找他。

终于有一日,我踏上了九重天,躲在栖梧宫外痴痴盼着,只为了见他一眼。

我去了很多次,有时可以远远看见他,有时却是空等。但我却心满意足,见到他好,神采轩昂,便是最好的风景。

只是我没料到,日日盼着他的,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人。

玉兔仙灵在树下,抱住他的那一刻,我心痛如绞。

这一刻,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早已心有所属,他喜欢的是月宫中那只玉兔,怪不得在凡间他养着宠着兔身的我,他的温柔,他的眼神,给的不是我,而是那只高高在上,令整个兔族仰望的玉兔。那个我永远无法企及的远大目标。

原来爱情,除了爱着的甜蜜之外,还有情伤。

我不再去看他,事事均觉无趣,连胡萝卜也觉得寡淡无味,我日日消瘦,只好躲到卞城王府以免父母忧心。

鎏英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事,竟然将他带到了我的眼前,他颤颤地将我看住,满是不可置信,“你是若玢?还是兔儿?”

若玢,是我的名字,我化成人身时告诉了他。

止不住的泪水迷离了我的兔眼,我说不出话来,只有点头。

他轻轻叹了一声,将我拥住,“原来,你在这里。”

我终是体会到两情相悦的美好。

天界有异常,他须回到火神身边,他允诺事毕后便来娶我。

我日思夜盼,却盼来了火神、燎原君陨身的消息。天界宣告六界,火神谋逆,与同党均被诛灭。但我知道这些统统都是假的,不过是胜者矫饰之言而已。

若不是鎏英阻止,我差点自灭元神。她的义兄,我的燎原,都死在那一场大战中,自此后我们心心念念的都是报仇。

或许,天道终是向善的。火神魂飞魄散后竟然保住一魄,得以重生。鎏英将这一切告诉我的时候,我心里生出丝微弱的期望,那燎原呢?可有可能重生?

望着鎏英欲言又止的眼,我知道一切不过是奢望罢了。凤凰是不死之鸟,有七魂八魄,我的燎原终是灰飞烟灭了。

火神复生后入了魔界,成了魔尊,统一了混乱多年的魔界,肆意张扬到了极点,可我看着他,想起往日他深情至斯的眼,为挚爱之人所杀,为至亲所叛,我知道,他心里很苦。

我和鎏英说,我要做魔尊的侍女,她虽很讶异依旧从了我。

我要替我的燎原守护他的王上。

10.

我知道魔尊很苦,但从不知道竟是那样的苦。他日日饮酒,夜夜笙歌,也不过是想要掩饰内心的颓唐。他的颜确是六界无以弗及,万千魔女妖娘争相投怀送抱,他从不假以辞色,脸色如霜。除了公事和几位亲友,他极少说话,也很少笑,眼神深邃看不到尽头。

我想他的内心快要荒成了漠。

倘若燎原在,该是如何心疼他的主上呢?

或许是我观察魔尊太过细腻,以至水神一来我就能看出端倪,我知他内心折磨,故意将水神幻成的兔子送到他的眼前,可他明明说着那么狠的话,最后却故意放走了她。水神从魔尊寝殿仓皇离开后,我跟在她身后听到她绝望的哭声。我想,她应该也是深爱着魔尊的。

魔尊与水神,既是相爱为何又要相杀?

看着他二人,我无比的想念燎原君。

魔尊大婚当晚,我站在一旁看着二人误会解除,许下生死诺言,心觉宽慰,燎原在天有灵,也应该是开心的吧。哪想到,第二日仙魔大战,水神以身止战,魔尊再一次陷入了绝望。

苍天对这一对有情人着实狠了些。

我从旁看着他,夜夜不眠、餐餐不食,只不过是个行尸走肉罢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很多年后,水神复生,魔尊接回了他的魔后,自此在禹疆宫里幸福度日。

或许,苍天终是有情的。

魔尊之子出生的那一天,我端着热水却被慌张的了听撞倒,一样东西从怀里掉出来,滚落到魔尊脚下。

我慌张想要拾回,被魔尊抢了个先。他拾起珠子,先是惊讶,后是了然。“此物,是否燎原君所赠?”

我点点头。

魔尊将我上下看了一看,突然运起琉璃净火,我在魔尊座下日久,怎不知那火的厉害,我哭喊着冲上前去阻止,却被了听死死拉住。

珠子在琉璃净火下,逐渐由白变红,最后竟能在里面看到点点的星光。

魔尊将珠子还给我,眼中竟带着一丝淡淡的释然和期许,“燎原君与我数万年并肩作战,早已似我的手足无疑。他的元神本是一缕星火,由我的琉璃净火炼化而来,他为我陨身后,我四处找寻他的魂魄,哪怕片缕,我也可将他复活。这火燎珠,乃是由他的星火所筑,适才我以琉璃净火加持,想来不出多久,他便可以复生了。”

他对我没有自称本座,我无心细思此事。

我颤颤地接过珠子,按在胸口涕泪交流。

约莫又过了百年,棠樾都学会去忘川钓媳妇了,燎原君还是没有回来,我夜夜望着那珠子,甚至都快要怀疑魔尊的话是否属实。

这一天,我飞身上石,想要取回棠樾的风筝,不料脚下一滑,一个身影衣袂飘飘而来,抱住我缓缓落下。

棠樾在旁止不住拍手,“姑姑好棒,原来不止忘川可以钓媳妇,风筝也可以钓郎君呀。”

此时我已顾不得其它,只将那人痴痴地望,我轻轻抚上他的脸,只觉自己以前怎么那样地傻,怎会觉得他的颜太过方正,不如师尊,明明他就是这世上最最好的颜呀!

那万千星光耀眼夺目,从他眼中放出,只见他莞尔一笑,摸了摸我的额角,“莫不是想要报恩?”

我终于确定这一切不是幻想,他真的回来了,我笑出了眼泪,抱紧了他。

此刻,我很肯定,上天确是有情的。


编辑推荐:
  • 【小说】伪装
            同学聚会结束了。         李更和曾经的同学们告别,面无表情的游荡在冰冷的大街上。         这次同学聚会可以说很热闹了,每个人都谈论着工作,薪水,房子。李更听...
  • 【武侠】对弈
                                  1 深夜,尚书府的灯光还亮着,刘尚书坐在书桌前,展开自己的密探送来的一份名册,看完名册后,他难掩饰内心的激动。抬头问候命的随从:“你确...
  • 【红地毯佳作】空心爱
                                0 没想到最后一次看见女儿瑶瑶,竟是在太平间。吉赛尔、刘平、章雨霖这三个女生,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号啕大哭,她们身体里的一部分也随之死去了...
  • 旧火车站的故事
    【一则关于爱情的小故事,情节请自行脑补。】 一 旧火车站来了个年轻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脚下是双一尘不染的皮鞋,腰间夹着公文包。他来了,站在广场上,抬头看着“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