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神战日记69神说要有光

时间:2018-11-08 23:59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神眷的释放带来了战意的饥渴,随从们像一群鬣狗般将他们两个团团围住,眼中是一片深邃的血色,仿佛在深夜中围着篝火狂舞的魔鬼们。

那一刻,无尽的杀意从四方传来,在安泽尔的视野中,如同四方利刃从黑暗中袭来,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却无法抑制血管中燥热。

是的,自从上次战斗以来,他感觉自己发生了某种变化,心中一直被掩盖的黑暗面被力量所释放出来,他想要战斗,想要咆哮,想要看着敌人鲜血洒向土地的感觉,但心中理性的一面又在惶恐不安,它不断告诫着安泽尔,提醒他时刻记得自己在做什么。

男孩大口喘息,却无法抵御那种杀戮的冲动,隐约中,他察觉到什么人在注视着自己,他抬起头来,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亚夏娜,她用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自己,嘴唇不断颤动着。

躲在那里,不要发出声音,安泽尔用唇语告诉她。

“干掉那个男孩!”迈克兰顿的手中散发出一阵漆黑的荡漾,将面前的一切尽数粉碎,巨大的动能在顷刻间席卷而来,安泽尔一把推开了祖儿,硬生生抗下那道冲击。

“你们胆敢伤害我?”安泽尔的口鼻中溢出了鲜血,眼神却愈发狰狞,那道冲击波激生了他的怒意,他的心脏发出雷霆般的鼓动,理性和杀意在一瞬间合二为一。

于是他咆哮着挥舞着手中的剑,向着眼前的黑影挥出致命的剑,那些来不及躲闪的随从被他的利剑斩中肩膀,鲜血淋漓而下,此刻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仿佛地狱中逃脱的魔鬼。

一串串带钩的锁链从侍从们的袖子中甩出,击中了狂怒中的安泽尔,倒刺狠狠地刺入他的肉中,野兽般的咆哮从他的口中发出,他迅速挥刀斩断了锁链,将沾着着鲜血和皮肉的链子从自己的肩膀上抽下。

男孩的狠厉震惊到了那些随从们,他们围绕着安泽尔,好似猎捕野兽的猎人,可安泽尔并不是他的所想象中的野兽,野兽不会思考,它们往往会在自己受伤后落入猎人的圈套,最后失血昏倒,而安泽尔会在自己受伤晕倒前将敌人全部消灭。

他再次发动了攻击,带着万钧的风压与雷霆,血色的剑刃在空气中划过,将一切试图靠近他的铁链斩碎,明亮的火花依次起伏,令那些随从们的身体在剑刃中分离,他一路斩杀,甚至在墙上留下巨大而深邃的伤痕,如同一抹尚未干涸的血。

此时亚夏娜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否她所认识的男孩,她悲哀地发现那个喜欢坐在树下看书,无聊时还会扯自己头发玩的男孩居然有着这样可怕的一面,此刻他压抑不住身体里的魔鬼,任凭魔鬼借着他的皮囊在无情屠杀。

“大人,请避一下,这家伙疯了!”一名从安泽尔剑下逃离的随从摸了摸脸上的血,声音异常古怪。

“避什么?一个疯小子而已。”

而迈克兰顿至始至终站在路的尽头,他带着一抹冷峻的笑看着安泽尔,他对着安泽尔张开了手掌,如同俯瞰天地的神明,一道无形的屏障从他掌心荡漾而出,狠狠地击中了沉浸在杀戮中的男孩。

安泽尔被他一击轰到身后的墙上,整座圣堂开始颤震,尘埃从地上扬起,男孩在那个墙坑之中发出了一声呻吟,便不动了,亚夏娜发出了凄厉的尖叫,但面前的冰墙遮挡了她去路,祖儿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却被黑衣随从团团围住。

“给我滚开!”那声咆哮并没有吓退他们,铁链再次从他们袖子伸出,带着零星的血点,一步步地逼近祖儿。

就在迈克兰顿露出胜利的笑容那一刻,他听见了一声悠长的呼吸声,像是火焰熄灭后的余烬被风吹动继续燃烧,但那并不是像是呼吸,更像是风暴在黑暗中酝酿,迈克兰顿下意识地对着安泽尔的方向伸出了手,但男孩已然不在刚才的位置中。

迈克兰顿看见男孩如鹰般跃起,眼中的蔚蓝已然化作一片血海,他带着巨力对着迈克兰顿发出挥斩,那怒海般的杀意将他内心吞没。

“愚蠢的孩子……”迈克兰顿随从扔向了安泽尔,在一道狠厉的刀光中,随从的身体在半空中分为两半,内脏倾泻而下,随从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最终连哀嚎都没有发出。

手中的两把剑同时击中了迈克兰顿的左肩,没有想象中血肉分离的快感,剑锋始终无法切入他的皮肉半分,迈克兰顿在安泽尔震惊的目光中抓住他的脑袋,狠狠地抬起了左脚击中了他的额头。

安泽尔跪倒在他脚边,齿间渗出了微微鲜血,眼前一阵眩晕。

“很惊讶吗?”迈克兰顿扯开身上黑袍,一件贴身的红甲反射着烛光,刚才被安泽尔砍中的地方只有两条浅浅的白痕,此时正在散发出缕缕蒸汽——它居然在修复!

“神兵……”安泽尔咳出了一口鲜血,死死地盯着迈克兰顿的脸。

“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获得神灵的恩赐吧?”迈克兰顿带着骄傲的神色抚摸着自己的铠甲,在这片曾经充满神明的大陆上,不乏神明所留下的各种建筑和武器,但没人知道这些东西的下落,只能通过奇遇来获得,当然也不乏寻宝团深入各种人迹罕见的地方去寻找这些神明遗物,然而大多数人都是徒劳而归。

现在大陆上流传的神兵不超过一千具,其中大多数都是保存在国家的武器库中,即便如此也很少在战场上见到神兵的使用者,而持有神兵的代价太过高昂,除了得通过神明在神兵上留下的试炼外,使用者往往会在狂战之中耗尽自己的生命,就像恶魔铠甲一样。

而人类至今也无法制造出任何一具神兵,那是工艺上的奇迹,以神血为引,以深渊为质,那是超古时代的荣耀,它们生来便所向披靡。

迈克兰顿一脚踩在安泽尔头上“告诉我?你想在痛苦中死去吗?”安泽尔握紧了手中剑,小臂上青筋如狂蛇般暴起。

“放开他!”一道炽热的光芒从不远处袭来,将迈克兰顿震推到神像边,同时那群包围祖儿的随从也被光芒击退,祖儿漂浮在空气之中,身上流淌着金子般的光芒,脸色带着分明的痛苦,那双碧蓝的瞳孔此时转化为金色,亮如日冕。

“卡利西亚说的是真的……”迈克兰顿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身后仿佛流淌着一轮太阳,那轮明亮的日冕在空气中破碎开来,化为一道道流火飞向他,迈克兰顿利用强大的压力将身边的随从抛掷出去,被流火迎面击中的随从瞬间化为道道飞灰,连同哀嚎消失在空气中。

融合的钢材和木屑以祖儿为中心旋转,如同燃烧的风车,此时没有人胆敢靠近她,面对这神降人间般的奇迹,如同神明从火焰中走出,而他们只能附身膜拜。

祖儿身上的衣物被光焰撕裂,露出光滑明白的身躯,所有人都被她的美所震慑, 被那道光照得睁不开眼来,只有安泽尔默默地看着面前的一幕,此时他手中的剑已经滑落在地面上,在那道光芒的照耀下,身上的伤口在缓缓恢复,某种来自血液中的躁动使他想要靠近那道光芒,和她拥抱在一起。

迈克兰顿此时被流火搞得焦头烂额,他甚至可以闻到自己皮肤烧焦的味道,那个女孩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连神兵也无法抵挡那些火焰的袭击,他拼劲全力躲避那些火焰,如同避光的蝙蝠般狼狈。

迈克兰顿完全傻了,那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气息,真的是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公主所释放出来的吗?

祖儿的口中发出一阵痛苦的尖叫,身后的那轮太阳在尖叫中崩溃,她的力量已经耗到尽头了,机会!迈克兰顿发现了女孩的失力,随即对着她释放一道冲击波,但此刻安泽尔已经来到祖儿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将她身上四散的神力重新吸收。

“十四光焰!”安泽尔眼神冷酷地看着迈克兰顿,一颗灼亮的火球出现在迈克兰顿面前,火球所释放的不仅仅是光和热,还有庞大的压力,火球和铠甲的解除面明显能看出一层光界,数千摄氏度的高温在疯狂破坏铠甲的表面。

迈克兰顿发出痛苦的哀嚎,火球开始高速旋转起来,他的身体被高热扭曲,如同牛皮糖一样黏在他的铠甲上无法摆脱,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开始燃烧了……

“再见!黑山羊。”安泽尔握紧了拳头,亮光如同潮水般席卷着这片空间,迈克兰顿的身体似乎堙没在那道亮光之中,安泽尔看着祖儿和他一样碧蓝的眼睛,他被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包裹住,女孩也很认真的看着他,似乎有种根植于血脉的默契与信任。

“祖儿……”

“把你的衣服给我……”她扭头低声说。

“什么?”他没想到祖儿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把你的衣服给我,你没看到我光着身子吗?”她恼怒地喊道,用手遮住裸露的胸口,眼神凶恶地瞪着他。

“哦哦哦。”安泽尔脱下身上的皮衣盖在祖儿的肩膀上,祖儿却一把推开他“闭上眼睛,别毛手毛脚的。”

“明明是我救了你好不好?”安泽尔一下不乐意了,但还是别过头去。

“谁要你救了,明明是我一个人打败他的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你欠我一个人情。”祖儿将头发从衣服里拨了出来,还好安泽尔的黑皮衣够大,刚好遮住她的……女性部位。

“祖儿,之后我们得谈谈,关于你的……能力。”安泽尔脸色凝重地说。

祖儿刚想说什么,一声尖厉的笑声从尘埃后传来“该死,他还没有死!”祖儿看着尘埃中的人形,突然紧张了起来。

“两个……我没想到这次会遇见两个……导师……”迈克兰顿的身躯从尘埃中浮现,此时他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那张英俊的脸几乎被炭化,只能看见两个眼球在一转一转,看起来狰狞恐怖,刚才被十四光焰击中的部位就像一个炭洞,裂纹沿着内脏蔓延。

“我要你们两个!”他对着安泽尔的方向伸出了手,好像从地狱中逃离的亡灵战士,祖儿感觉胃里好像翻江倒海一样,自己随时会吐出来。

他像只渴血的鬣狗般朝着他们跑来,祖儿闭上眼睛躲在了安泽尔身后,指尖微微颤抖,这一幕将会成为她下半生的噩梦,就在迈克兰顿即将触及他们的那一刻,便停下了脚步。

他无力地跪倒在安泽尔脚边,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口的剑锋,那是安泽尔的“长夜”,他突然张大了嘴发出刺耳的哀嚎,安泽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比杰克弱多了……”

“你……是你,你就是……”在他还未说完的,安泽尔指尖一动,长夜切开了他的身躯,喷洒的鲜血一如美酿的葡萄酒。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安泽尔对着震惊的祖儿笑了笑,朝着角落里的亚夏娜走去。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编辑推荐:
  • 今天,我的男神父亲47岁!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谨以此文献给我最亲最爱的爸爸,祝爸爸永远健康快乐,女儿爱您! 一直想写点关于父亲的事,满满的回忆却无从下笔,细细整理才发现,父亲几乎教会了我所有应...
  • 一只神仙狗
    1. 柔软温暖的白色毛毯下,恬静、乖巧的睡颜上,睫毛卷翘翘的,墨黑柔亮的发丝乖顺的铺散在枕头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白色丝质窗帘,柔柔地洒在刚伸出来的白嫩脚踝上,可爱、娇憨...
  • 神的孩子全部都孤独
            我住在山神森林,但是我有一双鞋,每逢下雨就会湿。         在这该死的秋冬绵绵不尽的冷雨中,你知道的,我好早就想换上水晶鞋过上脚不沾地的日子,于是我向我的母亲...
  • 浅谈“鬼神”
    文/梦梦cute萌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你信吗? 世界有太多科学也无法解释的现象,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世界这个大宏观里面,人类只是渺小得如同蝼蚁一样的生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