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时间:2018-10-22 00:20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坐在前往明国和亲的轿上阿越终于明白了,太傅之前教她的那句话。

世间所有一切都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总是要还回去的。

她得到了别人梦寐的出身和地位,相应的也要为陈国的稳定和繁荣奉献出自己。

八岁时飞扬跋扈的把最受宠爱贵妃的衣服划破,九岁时拥有和皇子一同读书的特权,还调皮捣蛋的在太傅脸上画了个红圈。十岁时又在玩闹中用弓打破了太子哥哥的头。

如此这般,她却从未被父皇责罚,父皇老是宠溺的笑道,阿越调皮些是应该的。王都的人都说阿越是圣上最宠爱的公主。

即便拥有了父王无上的宠爱,阿越还是逃不脱和姐姐们的同样的命运。

阿越从小没见过自己的母妃,打记事起,她便只有父皇,后宫中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说她是父皇从亶爰山中抱回来的,是野种。

虽拥有了父皇的宠爱,可朝中无一强有力的母家支持,更拗不过兵强马盛的明国,阿越只能远嫁。

她是陈王的女儿,也是这个国家的女儿。

2.

明国的太子暴怒又易妒,他的妻子换了一茬又一茬,每一个都没活过一个月,全都死在他的刀下。

他可以因为摔碎一个盘子,弄皱一条裙子诸如此类无理取闹的要求就轻易的把人杀死,女人的生命在他手上如同蝼蚁,不顺他心意他就大开杀戒。

阿越自知此行凶多吉少,她也不奢求自己平安无事,她只希望能以她命换取陈国的太平。

说来也奇怪,大婚之夜,刚见到太子那一刻,阿越只觉得头晕,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待到她醒来时,只见陪嫁的阿梨在一旁哭到,"公主您已经昏迷整整15日了,多亏了国师从陈国赶来,才把您救醒。"

"那太子呢?"阿越刚醒虽有些头痛,还是勉强打起精神问了问太子的情况,她担心她的昏迷触怒了他,使整个陈国遭殃。

"公主 太子不似传闻中那般凶神恶煞,对您道是极好,自从您病下,每日都来床边看您,还给您送来了各国的奇珍异宝 ,盼您开心。"

阿越听到这里,内心并无多大波折,反倒是有些空落落的,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她一直忆着这昏迷这几日做的梦,梦里山清水秀,还有个人在唤她。

3.

阿越自从醒后,身子骨愈来愈弱了。太子依旧没日来看她,对她极好,像是热恋般的人。

可是阿越日益虚弱了,她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了。

她叫阿梨去请了国师,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国师带她回家安葬,她忘不了亶爰山。

国师向她吐露了秘密。

她是类。雌雄同体的类。她自小以雌形态生活,体内沉睡着另一个雄性。

古书曰,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音毛),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明国太子爱上了她的容貌,明国的太师说只要吃了她体内的雄性便能治疗太子的妒。

所以大婚当日做法分离了他们。

可是没了另一半类又岂能独活?

阿越最终还是死去了。


编辑推荐:
  • 摊货
    我坐在教室的后排,天气闷得厉害,拿了把扇子在那呼哧呼哧地扇着依然还能感觉到阳光滚烫的温度,外面的树木大都耸拉着脑袋,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偶尔从窗外吹来一阵微风,我...
  • 养鸵鸟
          老张坐在火炉子旁边,手里夹着烟一口一口地吸着,烟雾一口一口地从他的鼻子和口中呼出。由于冬天门窗关的紧,整个屋子都充满了烟味和烟雾,老张抬头想看看炉子里的水烧...
  • 小孩
    她坐在门槛上,耳朵边挂着用红苕藤做的耳坠,一只小手拿着用碎瓦片做的碗,里面盛了些土,另一只小手拿着枝条做的筷子,正夹起红苕叶子做的菜,吃着香喷喷的饭。 “mua mua mua~...
  • 儿时的年味|无忧无虑的岁月
    我坐在教室靠近窗口的位置,和其他的同学一样,焦急的等待着这次期末考试的试卷。 有些同学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有的搓起自己的手掌来,就是为了接到自己试卷的时候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