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睡前故事:白无常是个女孩

时间:2018-10-22 00:20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

1.

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四百八十八年的时候,白无常还倒在阎罗殿里哭。

她哭该死的猴子把生死簿撕了好几十页,到现在也找不着是哪些天杀的多活了几百年。

她哭这一场累得地府丢了脸面,平心娘娘出去打麻将都被牌搭子笑话。

她还哭孟婆对死猴子害的相思病,现在把汤都熬得都像她饱经沧桑的少女心。

每每想到这些,白无常都咬着牙,恨不得找猴子打上一架。

可她心里也清楚,自己远不是孙大爷的对手。

于是满满的悲伤都逆流到眼眶。

刚来阎罗殿值班的饿死鬼实在听不下去了,暴躁地在心底足足骂了二十句mmp,才扔开堵住耳朵的两团棉花,鼓起勇气戳白无常甩在地面的半截舌头:“白姐,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那猴子还有两年就要被放出来了”。

白无常立马不嚎了,饿死鬼见状开心地往她耳边凑:“我还听说,菩萨给他安排了桩好差事。”

“做完就能立地成佛。”

白无常唰从地上蹦起来,舌头也顾不上捡了,直吼道:“这他妈还得了!”

2.

她去找了哥哥黑无常,她哥今年三千六百八十九岁,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第十一殿阎王候选人。按道理在鬼界一溜未婚少女面前是抢手的黄金香饽饽,可至今也没谈上个女朋友。

没别的原因,重度妹控出了名。

妹妹说东,他不往西,白无常说星星是方的,他都会偷摸摸爬上天,把星星给削成立方体。

可上到三十六重天的神仙,下到十八层地狱的女鬼,都没人想嫁给一个妹控,黑无常这个光棍就一直打了三千多年。

种种苦涩,不足外人道也。

宠爱妹妹的黑无常不忍看着她日渐消瘦,于是召开了鬼界第一届动员大会,旨在吸收广大鬼民智慧,早日草翻死猴子。

可大会连着开了三天三夜,也没一只鬼站出来,焦虑的候选阎王只能使出了绝招:一天想不出办法,就一天不发工资!

地狱顿时哀鸿遍野,这时才有一只老鬼哭着跳出来,抱住黑无常的大腿:“老板,下属有个主意!”

黑无常欣慰了:你说

老鬼颤巍巍站起来:“人间有位名人鲁迅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疾病,也不是贫穷,而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老鬼说完凑到白无常跟前:“白姐,你知道吗?其中还有最惨的一种。”

“啥?”白无常有点懵。

“那就是,爱的这个人是个丑逼。白姐,让猴子爱上您,对您欲罢不能,掏心掏肺,这时您再甩了他,让他体会到什么叫失恋!什么叫鬼心险恶!!什么叫痛彻心扉!!!”

这下白无常怒火攻心,也顾不上尊老爱幼了,一拳就揍了上去:说谁丑呢傻逼!

3.

丑这个字严重引起了白无常的生理不适,说起来,白无常这么讨厌孙悟空的原因不是因为猴子大闹了地府,也不是因为他撕烂了十几页生死簿。

而是因为:死猴子说她丑!!

啊啊啊啊啊啊!

白无常到死都会记得第一次见到孙悟空时,他说的那句话

“唉!我活了几百年,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丑的姑娘。”

“前面那位丑姑娘,你可知道,阎王殿该往何处走?”

白无常捏紧拳头!此仇不报,誓不当鬼!

其实白无常并不丑。只是打小跟着哥哥在地府讨生活,每天见的不是生煎人心肝,就是铁锅炸脑花,整只鬼的审美被环境熏陶地格外扭曲。

具象化表现为把舌头略略略老长,脸上连抹八层粉底液,腮红从脸颊直打到脖子上。

可这些,都是阿白那颗可爱的少女心呀。黑无常望着妹妹血红的眼睛,又在心底重复:阿白真他妈的可爱。

是那只猴子不懂得欣赏而已。

可,事到如今 。。。

黑无常握住妹妹的手,哽咽地说:“哥哥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牺牲阿白的美貌了。”

4.

白无常来到人间后,尝试了很多办法接近取经队伍,总计扮了十八次迷路少女,二十三次佛教信徒,以及三十九次可怜的老婆婆。

可每次还没等她把辛辛苦苦编的故事说完,那个可怕的人就一棒子砸过来了。

呜呜呜,人生真的好苦呀。呜呜呜。白无常越想越难过,跟在队伍后面,咬着手帕哭的惨兮兮。

唐僧被源源不断的哭声吓得浑身发抖,小白龙也好些天没吃草了。

孙悟空无奈叹了口气,说:师父,我去去就回。

孙悟空跟着哭声,一个跟斗翻到白无常面前,白无常看见一个人凭空出来,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是打了自己七十多棒子的孙悟空后,既惊又怕,一个哆嗦,哭岔了气,直接晕了过去。

翌日白无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师徒暂住的破庙里。

一人一猴坐在对面, 表情严肃地看着面前的少女,白无常一个激灵,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

唐僧先开始发问:“这位妖...这位女施主,你为何一路跟着我们师徒二人。”

孙悟空说:“你又吃不到他,何必呢?”

白无常想起来最近天上地下流传的热火朝天的吃唐僧长生不老的八卦,吓得心惊肉跳,她压根没想着吃唐僧肉啊,又想起这段时间白挨得打,差点没又哭出来,只好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蓝本递过去,颤巍巍地交代:“大圣,圣僧,我不吃人的。”

唐僧接过去一看——地府公务员执业证明,还刻了地藏王的印。

白无常补充道:“圣僧看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的地府公务员福利里,清清楚楚写着:地府近些年人员紧缺,已为公务员团体开通无限寿命加成,忘诸位同僚尽心尽力,维护地府和平。

孙悟空想了片刻:“是有这么一条。”

公务员,不吃人。唐僧一下就放松了。又问:“那施主从长安一路跟着我们到此,是何缘故。”

白无常脑子里不断回荡老鬼那番话,灵机一动,捏起手帕嘤嘤嘤哭了起来:“圣僧有所不知。”

“近些年地府经济紧张,外加通货膨胀,我那坏哥哥,就想把我嫁给托塔天王做小妾,拿我去换钱。”白无常又抹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可他儿子都比我大三万岁呀。”

“我实在没有办法,小女子前。。前些时日听说大圣从五行山下被放了出来,我就想跟过来。”

不等二人做出反应,又补充道:“小女子一心。。仰慕大圣。。还请大圣搭救。”

孙悟空脸唰地一下就红了,棒子都没拿稳,磕磕巴巴地说:“跨物种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5.

尽管孙悟空极力反对,白无常还是成功留了下来。成为了一名编外人员,为此,她一手承包了家务活,从喂马到劈柴,煮饭到铺床,十分勤快。

久而久之,孙悟空也不再嫌弃了。

但白无常一点也不开心,自己明明算是告白了,但这几个月过去了,孙悟空还是没有爱上自己的迹象。

为此,她咨询了许多人

“师父师父,你如果想让一个人爱上你,会怎么做呢?”

唐僧表示:“阿弥陀佛,爱是勇敢说出来。”

白龙马:“咴咴,撕~。”

最后问到了孙悟空:“死心吧!”

白无常决定参考唐僧给的建议,每天对大圣说一句:我爱你。

大圣打妖怪的时候,白无常说:“大圣好帅,大圣我爱你。”

大圣吃葡萄的时候,白无常:“连吃饭的样子都无比英俊呢,i ❤you。”

大圣睡觉的时候,白无常:“大圣的睫毛真长呀,大圣我宣你。”

大圣发呆的时候,白无常:“你是不是在想我呀,我也好想你,今天也是爱猴子的一天呢!”

孙悟空气急败坏,这段日子就算他不停向这只小鬼普及跨物种不能恋爱,猴子跟鬼没有未来,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大圣决定离家出走了。

6.

孙悟空消失的第一天,白无常:想他

孙悟空消失的第二天,白无常:想他

孙悟空消失的第三天,被妖怪抓走的白无常:想他

抓错人的妖怪在餐厅转了好几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嗨,抓错人了。”

旁边的小妖精不怀好意:“小孩才做选择题,大王全都吃。”

“diediedie!”妖怪不纠结了。

还没等白无常反应过来,已经被扔进锅里了。这下心态一下崩了,哇地哭起来。

锅下的火越来越热,白无常嚎地更大声了。“哇哇哇,来个人救我呀。。爹啊,娘啊!”

“孙悟空离家出走了,你爹你娘早没了,喊破喉咙都没人救你的。”小妖精在一旁磨刀的时候还不忘给食物心上扎一刀。

白无常心灰意冷:“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如果不来人间,我就不会遇到猴子,我不遇到猴子,我就不会给他告白,我不给他告白,他就不会被气走,他不被气走,我也不会被妖怪抓起来。”

“鬼死了,会变成什么呢?”

水温越来越热,白无常觉得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连磨刀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仿佛从远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白无常努力睁开眼睛,一个黑影逆着光从走来。

那一天,白无常没能知道鬼死了会变成什么这一个终极问题,在她快两成熟的时候,孙悟空从天而降,一人打翻了狮子洞,没留下一个活口。

事后,白无常突然觉得,这个人,还真的有点像她编的故事里那个英雄。

7.

白无常还是会经常告白,猴子虽然还会脸红,但没有再消失了,虽然每次都只回复:“哦”。“嗯”。“我知道了。”但也算是个里程碑式的进步。

一天,白无常正在给猴子做衣裳,黑无常从地底缓缓冒出来,露出一颗脑袋,一看见白无常,就哭的稀里哗啦。表示自己知道了前段时间妹妹遭遇妖怪绑架差点被煮熟的事情,哭完又说,人间真的太危险了,就连有后台的鬼都会被吃掉,你赶紧跟我回去吧。

白无常有些犹豫,磨蹭了一会,说;“可是。。孙悟空还没爱上我呢。”

黑无常有些生气:“这件事到此为止了。”白无常没坑声,又道:“我这件衣服还没做完。”

“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黑无常眼睛都瞪大了。

白无常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

“那就好。”黑无常慢慢从地上把身体升起来,一把抓住白无常的手,“走啦。”

8.

白无常回到地府后,没趴在阎王殿里哭,连吓死鬼的妆都不化了。地府小鬼们手舞足蹈,总算迎来了春天。

黑无常却有些担心,这个妹妹太反常了,军师老鬼觉得:“这是春心萌动了。”

黑无常找到白无常:“我这里有几个上好的货源,都是今年刚升仙的凡人,不仅清纯法力还高,各个是禁欲系美男子,见见?”

“孟婆那前几天来了几个刚死的书生,我去看过了,个个多才多艺,长得还好看,妹妹要不要玩玩?”

对此,白无常统统表示,我不听我不听。

又过了好些年,几只小鬼报信:“白姐姐,我们听说取经人已经取到真经了。”

小鬼们叽叽喳喳:“据说后天就是他们的封佛大典了。”“真好呀,真想试试当佛是什么滋味?”

白无常打发几只小鬼出门。摸摸胸口,闷闷的有点难受。

这时,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白无常忙推开房门,外面已然乱成了一片,所有的鬼拥挤着往下一层跑,嘴里都大叫着重复同一句话:“是他,他,他又来了。”

白无常向前望去,一只猴子穿着猩红的战衣,从地狱入口向她走来。她看到他身后短了一截的袍子,是那日没做好的那一件。

她恍惚中听见有人问她:“你说的话,还算数么?”

----End----


编辑推荐:
  • 青蛙与乌鸦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清幽的清晨,一只乌鸦落在了一座井边。       “你好,我能和你聊聊吗?”井里传出了一个声音。       乌鸦看着井里有点害怕,但传来的声音却那么温暖 ,...
  • 不一样的故事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    天气睛 小李家住在一个小乡镇,但却在市内一家国企上班。认识小李是因为她哥哥是我的朋友,差不多就是我的同事,小李的哥也是体制里面的人。 小李有...
  • 故事 | 生死相依
    生死相依 文/坚平 编辑/苏敏 图/购于摄图网 01 七夕,这秋风瑟瑟的七夕啊! 满成抬起头来。他擦擦泪拿出手机再一次拨打,里面仍是语音冰冷:该手机关机,或不在服务区…… 远处传...
  • 故事·那个老妓女
    写这个是来自知乎许久前的一个问题,小火了一阵,问女性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是怎么样了。 就说一个老妓女吧,论辈分我要叫姥。这个年龄应该是挺符合题上那句最终归宿的。 是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