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网:www.hqgongdeng.com
您现在的位置:经典文章 > 短篇文章 >

酸甜的国庆

时间:2018-10-08 09:45 来源: 经典文章网 点击:

今日国庆,天气凉爽!体感舒适。学院学生没课,放假了比较清静。

登“白云山”的人特多!我前年在浙江丽水爬过一次,也叫“白云山!”那次累得我腿疼了两天!虽然我知道广州白云山很出名,又毗邻,只有几公里路,但是我来大半年了,却没有上山寻仙的兴致。

“小梅州”去学院内巡逻了,我们轮换一替一个小时。出于隐私保护不说他名字啦!小家伙比我儿子还小几个月,排骨队长身板!我这种魔鬼身材也保持多年。现在我的体重一直在70KG之间徘徊,海拔172cm得我挺满足的。

“小梅州”他长得像吴奇隆!常跟我称兄道弟的,保洁大姐叫他“小屁孩!”他不高兴,我经常骂他没大没小的,他不介意,老样子对待我,也许是广式幽默吧!

登山的人一波又一波,问我的人源源不断!有找停车场的,有问上山的,有问洗手间的,有问小卖店的,一一回复,收获一句“谢谢!”挺开心的。

十点左右收到一个快递,让我签收,我一看名字钟XX不认识,就问快递员:“你给他打电话了吗?”

小伙子真诚的说:“打过了,他说让放这里。”

“哦!他是学院的老师还是领导呢?”

“是校党委书记!”

“哦!是他啊!我知道了,放这吧!”

我想起了他,很低调的书记!五十来岁,身材高大,不胖不瘦的,平头,戴个眼镜,他有车也很少开过来,都是骑自行车来上班,我都以为他是教师呢!没给他说过话,还是同事介绍才知道他是学院党委书记!

隔壁是一家酒店,车停满了。队长微信给我说协商好了,可以停院内南面,北面不能停放。

没想到过一会来了辆施工泵车,我不让进,酒店来人说那边过不去了,走这边过,只好放行。

我跟着车看它能不能过去,回来后大门口又停了一部小车。

队长过来就怒着批评我:“怎么让车停那呢?校领导看到会投诉我们的!”

“以前也停过啊!酒店保安让停的。”

“不让停!”

“…”

只讲结果不讲过程,我也只好保持沉默了。过一会儿部长过来同样又批了我一通,搞得我心情很郁闷。

中午十二点多,我刚坐下歇一会,部长又批我了,他说:“大门右边又停一辆车!你也不出去看看!”

“哦!我去看看。”

赶紧起身到门口,那辆车安静的停在那里,车主把路障桶搬一边了。我火起,旁边是邮局,我去里面找车主,进去后没几个人。

我看到一个陪老人正在办理手续的胖老板,其他几个是妇女小伙,认定应该是他。

我走到他身边说:“你好!车牌粤AXXXXX是你的车吗?”

“是的,怎么啦?”

“请你挪出来好吗?我们学院不让停的,你停路边就好了。我刚才就是因为你的车停那里挨骂了!”

“好!不好意思哈!我就停一会,给老人办个存折,我去开出来,对不起哈!”

“没事,走吧!”

下午两三点钟钟书记开车过来了,到大门口停车问我:“我的煤气灶在门卫室吗?”

他把我问住了!我说:“中午有个快递是你的吧?我不知道是不是煤气灶的。”

“是!就是它!”他微笑着说道。

我按动遥控让他车进来,就去室内把煤气灶给他装上车后厢,他说:“麻烦你了!谢谢你!给你个柚子吃!”他说着就从一个纸箱里拿个柚子给我。

“不要不要!为人民服务嘛!”我边推辞半开玩笑的说,心里想着举手之劳,真不值得接受他东西的。

“拿着吧!应该的!”他说着,车上他夫人也笑着让我拿着。我只好拿着啦!

等他们走后,我给“小梅州”发微信,让他过来吃柚子。剥开柚子,白色的肉膜内透着橘红色诱惑,我先吃吧!

酸甜可口!“小梅州”过来后我已吃两瓣了。

我说:“沙田柚是福建的特产吗?”

“谁说的!我们那里就产沙田柚的!”

“哦!我不知道!你今天运气真好!我值班挨了三枪呢!”

“咋啦?”他吃着,我给他讲了一遍。

“哈哈!枪枪致命啊!”他乐得脸上青春痘好像又多了几个。

“你吃吧!我不喜欢酸,给我留两瓣就行了!”

“好耶!我喜欢吃这个,你去后面巡逻吧!”他头也不抬的说着。

“嗯!你慢慢吃。”我去了院内。

一个小时后我回到门卫室,看到他果然守信!给我留了两瓣,我也不谦虚了把它们送入腹中。

就这样,我们过了一个酸甜的国庆节。

 中医名著本草纲目之中就有记载,吃柚子能够有效的解决、去肠胃恶气,同时还能止咳化痰。除了直接服用的方法之外,也可以将柚子制作成为柚子茶服用,是一种非常好的养生水果,同时还能够起到美容的作用。


编辑推荐:
  • 故乡的路
    国庆加班,一直到了昨天才算休息。自己买了车票赶紧匆匆赶了回来,还没到县城,母亲就打电话回来问到哪儿,我笑着说一会就到。 到了家,坐在院子里听着母亲说着最近的家常。我...
  • 苦尽甘来
    国庆回家看到邻居三奶奶神采奕奕,心里很是高兴。三奶奶这一生可真是不容易,现在身体康健,生活无忧真的很好。 三奶奶今年六十多了,说话声如洪钟,笑声还是那样爽朗,见到我...
  • 暮朝
                  国庆假期,两家又一起约了饭。钟棂听着母亲一刻不停地叨叨:“要我说啊,你就留在省内工作,不说别的,起码离家近,我去看你也方便,一有休假你就可以回来歇歇...
  • 谁的心事还是微微酸的
    张保庆去查看山崖附近滚落的痕迹,菜瓜也跟着去了。俩人走了半小时,转转悠悠发现又迷路了。 “张保庆,你确定是走这条路?我们刚才从这儿经过,这里啥都没有,你会不会是记错...
  • 出丧
      十月一日,国庆节的第一天,忙爷去世的第五天。忙爷今年84岁,是我的村子里辈分最大的人,我的爷爷称呼他为爷爷。摆在门口的一幅挽联上写着:一生俭朴留典范,半世勤劳传家风...
  • 西安摩的姑娘
    国庆前一天,街头拥堵,摩的师傅都会问一句:“走不?”,走什么走,我全靠步行锻炼身体,连公交都不愿挤,怎么会浪费一条长廊。 刚转过路口,又有人问:“走不?”,我刚打算...